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狐黑】吊桥效应Ⅲ<穿胖次的狐狸×纯黑>


--明天期初考,趁还有网,赶紧把存稿放上来积灰。[喂

--北极圈拉郎CP,游戏区up:穿胖次的狐狸×纯黑

--无限恐怖AU







狐狸玩得有点过火了,作为一个“老玩家”,他太明白这个游戏真正的“魅力”所在了。

 

他不仅会近距离观赏暴力血腥,不仅会感到疼痛、疲劳。

 

他会死。

 

从屠夫身上滚下去后他逃向来时的扇门。之前屠宰室偷了钥匙逃出来后他没有触发警铃,而是先出来观察了一下路线。比起逃生这里的路线设计得简约太多,因为是新手教程关卡,只有一条路(纯黑跳下去的通道)是可以逃出的。但为了避免BUG,并不会出现空气墙或者仅仅作为摆设的门和窗。他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找到了通风管道,只要逃到上面,既可以摆脱屠夫,又能保证无伤。

 

“都是为了照顾新人我才忍着你的。”狐狸听到电锯的声音都在耳朵边上了,但他边跑边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甚至还要回头看屠夫。

 

三米,两米,一米。

 

狐狸回身把走廊边的花瓶砸上屠夫的脑袋,然后攀住之前堆在通风管道下的柜子一跃而上,动作行云流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帅得不行……可惜装逼装大了。

 

“大哥!嘶……”狐狸疼得倒吸一大口气,终于有了点自己是猎物的自觉,摆出可怜求情的样子,“大哥,唉,能把我的尾巴放开吗?啊!别拽,行你砍吧,记得砍整齐点,我有强迫症。”

 

私设就是个**!他差点爆粗,但这不是他的风格。

 

屠夫扬起手里的电锯,狐狸已经咬紧牙关的时候,他突然停下动作,像是系统BUG了似的抽动了几下,然后松开狐狸的尾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狐狸看着屠夫的背影愣了几秒,突然明白了什么,忍不住笑出来。

 

“原来他也不是猪队友啊。”

 

 


 

纯黑没有一刻停息,忍着几乎能恶晕自己的尸臭,他夺路狂奔,用最快速度离开了下水道。

 

越是危机的时候他的认路技能就越强,此时看这个医院就跟自家后院似的。顺着一条路直接跑进病房,看到柜子,他一手撑着疼起来的极点,连忙拉开柜子躲进去。

 

狐狸帮他支开了屠夫,他也许可以直接乘电梯离开。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果狐狸逃生失败了,自己就是他最后的希望。

 

他要触发剧情。如果他能够在狐狸受伤害之前把屠夫吸引过来……

 

几十秒后,暴怒的屠夫冲了进来,电锯嘶吼着破坏掉他对面的桌子。

 

纯黑知道那个怪物不可能发现自己,但他还是被吓得腿软差点滚出柜子。

 

屠夫搜寻一番无果后,慢慢走进里面的病房。

 

纯黑等着,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几乎比刚刚还要剧烈。

 

又过了几分钟,他看见一个人影钻了进来,纯黑慢慢打开柜子,那个人影倏的一下冒到他的眼前,他条件反射大叫起来,被人按住嘴推回了柜子。

 

屠夫听到声响,从病房内走出来,查看了一圈,又走了回去。

 

柜子不算窄,但装下两个大男人还是太拥挤了。他们紧紧靠在一块儿才能不被挤出去。纯黑能听到狐狸轻微的喘息声,他皱皱眉:“你身上血腥味好重。”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狐狸笑了笑。

 

狐狸之前的戴着的黄色罐头不见了,但刚刚那一眨眼他也没能看清楚人的样子,现在也只能隐隐约约发觉这个家伙叫狐狸,没想到脑袋上真的有对狐狸耳朵。

 

变态。纯黑这么想到。

 

他虽然也的确很喜欢猫耳狐狸耳这类的萌点,但作为一个直男,纯黑只觉得自己的队友更加糟糕了起来。

 

“待会出去,我引开胖子,你从背后放倒他。”

 

“什么?”纯黑不可思议。

 

狐狸说:“两个人目标太大,你忘了,这里要是差一两个身位就会被弄死。”

 

纯黑骂道:“去你的,我怎么知道!”纯黑是记得的,他玩到这里也死过几次,被发现如果不是逃到门口的话,基本就GG了。

 

“我试过百种死法,小少爷。我可不想真的死在这儿。”狐狸笑起来,“你放弃逃走的最好时机肯定不是为了最后坑死我吧?”

 

“我……”

 

“我有办法的。你看准时机,把这个插进他的脑子里。脑交,明白了吗?”狐狸边说边推开柜门,边把一个针筒递给纯黑。

 

脑交你大爷!纯黑愣了愣,看着狐狸屁股后面摆来摆去的尾巴,再看看手里装着蓝色液体的针筒,一下子不知道该先问什么:“你哪来的针筒?这里面是什么?”

 

“镇静剂,不过比一般的更厉害点。巨山精神病院用来镇定小胖的。”狐狸眨眨眼,“尾巴是我拿游戏积分换的道具,可不只是摆设,能当随身的存储箱来用。没正式触发游戏时是隐藏的。”

 

“精神病院?”纯黑听到那个名字心底一慌,“哪个精神病院?”

 

“巨山。嘿,你应该和小胖的交情也不少了呀,呆又呆的那个。”狐狸比划出一个很庞大的身躯,脸上照样挂着欠揍的笑容。

 

纯黑一下子感觉毛骨悚然:“你,你还去过逃生?”

 

这个游戏是无尽的?他完成这一场还会被强制塞到别的恐怖世界?纯黑突然想到狐狸说自己是个老玩家,他早该意识到这点。他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被怪物追杀,和一个粗神经的精神病组队,并且还要准备面临下一个噩梦?

 

“别多想了,小少爷。你不会有事的。”

 

纯黑的声音在颤抖。狐狸垮下笑容,他知道这种感觉,当他从巨山精神病院逃出生天,短暂的休息后被告知还不能离开这个游戏时,他除了对那个伪善的“系统”保持自己一贯不屑的笑容,不知道该如何反抗。

 

“如果你做不到,就直接跑,不用管我。”他说完后,径直走进内里的病房。

 

纯黑跟上去,他的腿还在发麻,胸口闷闷地发痛,一种颓废的情绪冲撞着他的思绪。

 

还不如死了,我受不了。

 

“又见面了!好巧!”狐狸从掩体翻滚出去。屠夫回过身,迎面被一个玻璃瓶砸在脸上,它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知道这不是这么用的。”他嘿嘿地笑,在屠夫冲过来时毫无畏惧,灵巧地躲过第一次攻击。

 

但设定是,现在的狐狸必死无疑。

 

几次交手,他就被屠夫掐住了脖子,高高提起。

 

躲藏在窗户后的纯黑回过神,他听见狐狸痛苦的呻吟声。

 

如果做不到,就直接跑,不用管他。

 

如果做不到。

 

小少爷,别多想了,你不会有事的。

 

相信我。

 

不用管我。

 

“谁他妈的会放着你不管啊!魂淡啊啊啊!”纯黑冲了出去,狠狠掰住怪物的肩膀,把手心里的针筒扎进它的后颈。

 

蓝色液体顺着血管进入大脑。

 

屠夫的动作静止了。

 

空气安静下来。

 

几秒后,狐狸被放了下来。纯黑慌忙过去,拉着他的手把他扶起来靠着病床。

 

他都觉得自己看见狐狸抬起头一副贱笑的样子,说着什么“哇,小少爷你居然还是救我了”。

 

但是狐狸没有反应,他毫无意识地垂着头。

 

“喂!你怎么样!快起来,我们得走了!你,你……”

 

纯黑摇晃对方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怔怔地停下。

 

狐狸没有呼吸声了。



TBC.



特别想写下一个游戏是黎明杀机,老E当屠夫,啊,会有好可爱的感觉。

评论 ( 23 )
热度 ( 79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