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你能够和我接吻吗?<中>


--听他们说,恋爱都是假的。

--傻白甜,就是他喵的傻白甜

--双方闺蜜(误)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你能够和我接吻吗?



“逢场作戏?”黄鼠狼把调好的酒推到客人面前,一边念叨,“没见过你以前这么起劲。”


韦德有些心不在焉,他并没有意识到黄鼠狼已经第三次把本来是他的酒给别人——事实上从一开始,男人的视线酒没离开过他的手机屏幕:“对,我和他只是玩玩。他有个秘密身份,以及从纽约排队到洛杉矶的仇人,我把他的情报卖给其中的任何一个怪胎都能大赚一笔。”



“那很好,很符合你,混球。”黄鼠狼说,他瞄了眼韦德身后的玻璃柜子。镜像里那个混球的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个人——彼特·帕克的照片,而男人一边说着“逢场作戏”,一边盯着恋人的照片傻笑。

“对,真像你。”黄鼠狼感受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彼特发现自己的朋友一整天都处于焦虑状态,虽然他已经一遍又一遍解释,和韦德那场荒唐恋爱的起因只是,“死侍”是个正在被警察通缉的雇佣兵。


“你说,你在认出他后,是他主动来找你的?”哈利说。

“对。”彼特无辜地点点头。

“你们接吻只是个意外?”

“的确在我意料之外。”


“你不喜欢他,你只是为了保证他不要杀人。”哈利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瞪着眼睛像是急于得到肯定的答案。

“你要知道他是个多危险的人,我作为蜘蛛侠不能放任……”


“就是因为知道!”哈利控制不住叫起来,“可是你们都打算结婚了!”


一枚婚戒明晃晃地摆放在桌上,当彼特正在说“意外”时。

“Ops.”他尴尬地笑了笑。







结婚当然是后话。韦德曾多次强调,花掉一年积蓄给他的小男朋友买钻戒只是脑袋一热。

黄鼠狼翻了个白眼:“对,热得像是给脑袋烧穿出个洞。”

“哥的确脑洞大。”韦德不可置否。

“可是你的脑洞现在都被他填满了,蛋蛋脸。”黄鼠狼看了眼墙壁上钟,“你已经和我宣传名为'彼特最可爱'的邪教长达三个小时了。”

韦德沉默了两秒,他觉得自己需要澄清点什么,比如之前的事只是意外,他做这些都是为了自己……

——“嘿,那不是邪教,彼特就是最可爱的。”然后他脱口而出。





[……彼特就是最可爱的。]


彼特切断了声音,重重把笔记本电脑合上。而哈利在他身边,仔细思考着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来这儿。

“我在韦德的身上安装了窃听器和追踪器,为了防止他危害社会——哈利,要知道恋人之间是不会这么做的。”

十分钟前,彼特信誓旦旦地这么说着,边打开电脑。为了安抚他朋友的焦虑和担心,两个人一起分享了这个恶棍雇佣兵的日常谈话。


现在,看着捂着通红的脸的彼特,哈利神情淡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少你不用担心他出轨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23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