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狐黑】吊桥效应<无限恐怖/恶灵附身>

––穿胖次的狐狸×纯黑

––无限恐怖 小说 AU

––恶灵附身




*小说是关于一些戴着主角光环的却无所事事蠢货玩电脑时手滑加入传销网站而不得不在恐怖电影里求生打怪升级的故事。

*恐怖游戏中死亡,即现实死亡。

这里设定,狐狸是游戏老玩家,纯黑是新手。

*恶灵附身,恐怖游戏,详细可以看视频,狐狸和纯黑都有做哦√



吊桥效应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地……活着吗?


“想要涨粉吗?想要个女装正太当你亲女儿,啊不,亲鹅子吗?”

“啊?”

“看来我们来的缘由差不多。”

差不多你大爷啊!



纯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炸毛,面前这个头戴黄色罐头的男人还是用一副口含大【】的软糊声音说着各种玩笑话,一边时不时在那些医生和护士的“血”衣上左右踏步。


“这个踩上去的感觉——嗯~是死透了。”

这个疯子,没办法交流。



血腥和肉体腐烂的气味撞进鼻子,纯黑捂着嘴环顾了圈四周——他才刚清醒没多久,但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这些不是拍戏的布场,不是玩笑。


欧式的建筑,整个大厅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被残忍剖开的尸体堆在各处,黑红色凝固了的血浆在灯光下诡谲的色泽像是还在蠕动。


这个场景他并不是第一次见,但绝对不是在现实中。



“恶灵附身……”



狐狸展开双臂,语气里透露着欢快:“没错,小少爷。欢迎来到当下技术最前沿的游戏世界!给你远超VR的游戏操作感,从内而外的身临其境哦。”


“很好,好。我能选择退出吗?什么都行,恐怖游戏别来……”纯黑一步步后退向大门接近,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怪胎的可信度很低。


“当然能。”狐狸笑起来,笑声从罐头底下传出来有些闷闷的,“你选择了一个最好的世界去逃避,甚至没有一把枪。”


要推开门的手迟疑了,被强行灌输进脑子里的一些信息逐渐清晰起来,纯黑浑身发冷:“我会死?”



欢迎来到。

你需要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完成游戏的新手关卡。

生命只有一次。祝游戏愉快。



“不如试一试。”狐狸指了指不远处的监控室,“只要进去,就会触发剧情。但你出去,后果自负咯。”


这是一个无限循环恐怖游戏的世界。

如果在这个世界死去,本体就会被真实世界抹杀。

如果逃避任务,会进入逃避循环剧情,按期抹杀本体。



概念植入完成——这是真的,毋庸置疑。


纯黑颤抖着抬起头,他看到面前的那个怪人踩着悠闲的步子跳到他的面前,向自己伸出手。

“怕了?”

“他喵的当然会怂!”

“……有我。”狐狸说,“相信我——到这一步你也只能相信我了,小少爷。”



纯黑很谨慎地,像猫一般敏感地揣度测量着,几秒之后,他还是叹了口气,上前握住对方的手。

“保证我活下来。”

“当然~这可是我的同步任务。”



他感觉极不靠谱,因为那人语气依旧慵懒而轻佻。但掌心的温度切实地传递过来。

两个人手牵着手,一步步走向监控室,紧张感让他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开始依赖这个奇怪的陌生人了。


所谓吊桥效应。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