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绝E】小绝变成狼犬了<万圣节搞事/友情向>

--绝E绝友情向
--与真人up无关
--出场up:老E,小绝,夫人,散人

小绝变成狼狗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老E睡得朦胧醒的时候开始思考自己是谁,在哪里,在做什么。然后他猛然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

显然,这是宾馆,一间双人套房,但只有他在。他撩开被子,哦,自己被扒光了。

“夫人你们搞事啊!”

他立马猜到了罪魁祸首,一个电话过去。对面的人大概也才醒,迷迷糊糊的:“呃,早。”旁边还有散人的声音“是老E和小绝吧?”夫人应了声,然后把免提打开了。

和他们开什么万圣节派对就是个智障决定。

“昨晚你喝醉了,我和散人好不容易把你们给抬回来。你都不知道你醉了话有多多,还说什么……”

老E炸毛了:“靠,那也不用脱我衣服啊!还特么来双人床!”

“宾馆没合适的房间了。你穿着又是酒又是呕吐物的衣服睡觉不难受啊!而且我们一视同仁,你看,小绝不也扒光了嘛。”

对面夫人和散人笑作一团。

“小绝他……啊,小绝不在我这儿啊。”老E直起身,看到地上的确有小绝的衣服,“可能出去了吧。你们真是……哇靠!”

“汪!”

“老E?咋了你那儿,我听见狗叫了。”夫人愣道。

老E被惊吓到而忘了回应,自己在捡衣服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棕白色花纹的大狼狗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兴高采烈地扑在他的身上,重量直接把他压回被子里。他就和那狗对视了几秒,都有点懵逼的样子,然后狼犬突然嚎了一声,热切地和老E滚进床里。只是在床上滚,没有别的意思。

“……你们特么的给我买了条狼狗?”

过了一分钟,老E问这个问题是有些咬牙切齿。

“呃……不是我送你的,可能是李爷爷的遗产。”

又过了一分钟,他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老E再次炸毛,那条狗不停在他脖子和胸口蹭,一身狗毛,有点洁癖的他现在只想去洗个澡,奈何又不敢动,这狗站起来快有他高了,真咬一口要半死不活。

“没跟你们开玩笑!李大爷的辣里来的狼狗啊!还这么自来熟!搞事啊!”

夫人有些着急:“我也不知道啊。你看看那狗身上有没有名牌。”

老E努力低下头,在被狼犬舔了两下脸后终于摸到了它脖子上的狗牌。

“有,它叫……”要给我知道是谁的狗不管好,我非得……

“叫小……小绝?WTF?”

手机对面寂静了一会儿。老E感觉更懵了,狼狗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汪”得回应了声,然后乖乖坐在床上。

“小绝?”老E又试图叫了声。

狼犬机智地摇起了尾巴。

“怎么回事,这么巧?”

这时夫人突然叹了口气:“唉,小绝的秘密身份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是啊,我们保守了这么多年。老E,也不瞒你了。”散人在旁边说道,“其实小绝是狼人。因为万圣节的缘故……”

“去你的狼人!这明明是狗!”老E骂道。

“小绝”兴致高昂地“嗷”了一声。

夫人幽幽地说:“你不觉得它和小绝很像吗?”

老E还想骂回去,忍不住又仔细看了看这条摇尾巴的狼犬,不知道为什么,它蠢蠢的有点可爱的又黏糊自己的样子的确有点像……只是一点!靠,这俩LYB想搞我!

“我不信,以前怎么没变过?”

对面安静了一会儿,还是夫人缓缓说道:“传说,只有他在万圣夜和真爱共处一宿,才会触发诅咒。除了小学一年级时他和闺蜜野营露宿,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变过了。我们没想到……老E,本来话不想说到这份上,是你要问的,你要对他负责。”

“滚你的真爱!”老E又想笑又想骂,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想“这不会真是小绝吧”,但夫人这么说完,他觉得自己是真的蠢。

“你肯定不会信。”散人说,“但小绝是真心的。我们不想让他难过。”

“小绝怎么会喜欢我,不要这么gay好不好。”

狼犬听到自己的名字,又欢脱地回应了声。

好乖,嗯,小绝的确挺乖的。

“如果你问他的话,他应该会回答。”夫人顿了顿又说,“这也是解除诅咒的办法。”

“又不缺斤少两,你为什么不试试。”散人附和道。

“故事会讲多了吧,你们够了啊,我挂了!”老E在心里对他们比了个中指,然后就把手机关了。

然后就剩下他和“小绝”了。

“下去,我要穿衣服了。”老E指着地板命令道,狼犬呜咽了声,跳下床。

老E看着它亮莹莹的黑色眼珠,突然停下动作。

小绝很聪明,打游戏也很强,平时单纯懂事不会什么套路,脾气特好,对他格外得热心,总是一听到他的消息就迷弟似的。

小绝喜欢你。

老E揉了揉杂乱的头发,他脑子突然有点乱,小绝的样子在眼里心里晃来晃去,突然血就冲上脸了。

靠。

他向“小绝”勾了勾手指,它纵身越上,贴着老E的手舔了舔。

“小绝……呃,你喜欢我吗?”

“喜欢呀。”

“卧槽!”狗说话了!

还好这句话没脱口,太羞耻了。老E即时越过“小绝”看到了刚进房间的人,他正拎着一包衣服和保温罐,有些傻傻不知所措地看着上半身裸着的老E和一只莫名其妙出现的狼犬在床上。

“……你去哪儿了?”

“拿咱们换洗的衣服,还有你的早饭,你身体不好,得吃暖的。”

“啊,谢谢。我其实不饿。”老E说完胃就叫起来。他无比尴尬地捂住脸,指指床头柜:“放这儿吧。——这狗是哪里来的?”

小绝笑着把东西放过去,他习惯了这人的口是心非。

“宾馆老板娘女儿的,她是我们的粉丝。刚刚我出去的时候没找到门卡,想着就几步路就把门虚掩着,没想到就被它蹿空子了。”

老E说:“我们的粉丝?他喵的不会还有一条狗叫老E吧。”

“有只猫,和你特别像,叫'鹅宝宝',我刚刚就是在和那猫玩着耽误时间了。”小绝笑起来。

“神特么的像我!”老E指着“小绝”,“你该看看它,和你一模一样!”

小绝看了看,乖巧地点点头:“然后你就对着它问我喜不喜……”

“闭嘴,我也喜欢你。”

小绝没想到老E是这么打断自己的。不,这不是那个娇羞的大母鹅这是假的!啊,假酒鹅!他惊愣了几秒,突然转过身捂住通红的脸,对墙自省。

“朋友之间啊!我是直的!”老E说,“哇靠好难为情的,大老爷们这样。呃,这和'我不讨厌你'是一个意思。”他解释解释着自己也脸红了。

“我知道!”

但还是好高兴的。

“我也也喜欢你,老鹅!”

“不用重复了……好蠢。”

——————

陆散:终于把女儿嫁出去了,欣慰。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07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