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up全员向>一个三流阴阳师的脱非之旅Ⅰ

*阴阳师AU

*B站up全员向

*已出场,E条绝陆组合

*与真人无关,慎


1.

我是一个三流阴阳师。要说三流是什么意思,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召唤几个出像样的式神,导致我的惩妖除魔之路还在鱼塘挣扎。

我把这一切都归咎在我的脸上。前辈告诉我,玄不救非,唯有一法能够使我改运,但不知会向好的还是坏的方向发展。

无论如何,本阴阳师不甘就此堕落在鱼塘和灯笼扫帚鬼共食,于是听从前辈,每日勤学画符,或四处寻找妖怪的碎片,祈愿能得到一只紫色头发的妖怪。

一直七七四十九日,我终于召唤到了那只传闻里能改运的妖怪。虽然他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妖怪,但我的毕生运势就托付在他身上了,我必须要对他充满信心。

“好久没被人类召唤过了。”这时我听见他说,“小绝好像也宅了好久了,不知道这回会不会出来。”

一个神谕般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起,我都怀疑是不是受了他的幻术,手已经不由自主地画起符来。

“临兵斗者皆阵列……”话音未落,发光的法阵中就出现了一个有狼犬耳朵的少年。

长年阴阳师的经验,这样人形修炼得不错的妖怪多少都有点本事。

“大兄弟!召唤也要挑时候啊!——夫人?”少年抱怨道,扭头发现了紫头发妖怪,“你又乱立大旗子啦?”

“你在家干嘛呢?”

“和老鹅开黑,本来想叫你的,你突然下线了。”

“怪我咯。现在咱们啥都玩不了。但也该出来走走了,他不是也说最近身体不好嘛。”

“你这么说我就有预感了……”

然后我又画了一张符,我完全控几不住我记几。

几秒过后,我听到法阵中的白光里有人大喊,“来啊!怼我!——靠,李们搞事啊!”

这个有点帅的男妖怪的头顶戴着一只绿色的呱。嗯,我猜可能是只修炼千年的蛤精。要知道越是这样出身卑微的小妖怪要修炼到这样的让我自愧不如的人形就越是艰难,他肯定是只很强的妖怪。

“鹅!”狼犬兴高采烈地蹦哒过去。

“你刚在吼些什么?”紫发妖怪问。我这才想到蛤精出场时的喊话,很多妖怪再被召唤来都会先说台词装一下逼,“怼我”的意思是……他所向披靡对吧!

“房间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漩涡,我他喵还以为出鬼了,给吓到一下下,不小心就被吸进来了,靠。”

出鬼,啊?你自己不就是妖怪吗?

三个人又交谈了几句,然后将目光转向我,那一天我第一次感受到被大妖怪瞩目的恐惧和兴奋感。这时蛤精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

“唉,一想到要打妖怪,就很烦,很蓝受。”

士气不是很高涨,但大妖怪,一定就是这样慵懒而霸道的。我看了眼精力满满很活泼的狼犬妖,呃,因妖而异。

总之,这是本阴阳师踏出脱非入欧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


我对那三只妖怪的初见印象不全正确,或者说,某些方面大错特错。

陆夫人,紫发妖怪,能奶能打能抗,但他最强的技能在于战斗前先在战场中插上一杆威风凛凛的大旗子,每轮都能加一层BUFF。但这旗子敌我不分,是一把撑起墨菲定律的大旗。



“啊呀,忘记换新御魂了,会不会抗不过啊?”我愧疚而担忧地看着他们三个。

夫人轻轻地来了一句:“没事,只要对面没有很强的单体。”

旗子立了起来,在风中飘荡。

斗技的敌方出现了。

傀儡师,妖刀姬,荒川之主。

哦。我看着差点被另外两妖怪打的他,内心毫无波动,只想也给他一脑瓜。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狼犬妖小绝应该是三个里年纪最小的,但天资超凡,很多事情一教就会,又乖又聪明,就是要打架时会有概率触发觉醒,呃,很危险的觉醒。




“嗯?还打吗?还斗技吗?说话呀~再来呀~你不是很厉害嘛?”打到后来小绝都不发动妖术了,笑眯眯地直接一拳一脚地教对面做妖。

“握草,绝宗别打了啊!你快把别人家式神怼进土里了!”我的表情和对面阴阳师一样惊慌,“你们俩快劝劝他!”

“女儿还小,正是情绪要宣泄的时候。”夫人淡淡地坐在石头上看戏。

“打!打到他变形!让他装逼!”另一个这么劝道。

“……”

这天我连赢了二十场斗技,但获胜拿来的奖励都变卖了给被打变形的那些式神买奶粉了,希望还能奶得回来,但看得出来这已经给他们留下了永久的精神创伤。也许这就是前辈所说的,转运的副作用吗。委屈,但不说。



EdmundDZhang,这是蛤精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写的一行字。他会写字,但除了这几个鬼画符以外都写得很慢,基本上写写涂涂半天只能写一句话。我试过让他画符,但没见过这么非的,如果我是脸最黑的人类,他一定是脸最黑的妖怪了。可能没谁会用蓝符抽到灯笼鬼吧。我感觉很气又很心疼。

他说自己不是蛤精,但也不是大母鹅,他是公的。问小绝他们,也不清楚老E算是什么变来的。我盼望能从他的妖术中查到蛛丝马迹。

他会瞬移,能回复到三秒前的状态,敏捷度超高,能丢炸弹,法器是一副双持的能发出高速连续冲击伤害的器械。他是个脆皮,被抓到就会被搞死,但一般没什么妖怪能跟上他的速度。老E喜欢浪,而当他受到一定量伤害后,就会进入“怒”状态,越打越强。

这是一只了不起的大妖怪。虽然我还是看不出来他是啥。



“李,小美!别搞事!诶,乖乖站好~是谁的手心热得发烫?”他放倒想降暴风雪的雪女。

“LYB,想阴我?”巫蛊师想背后偷袭,被摁在了地上。

“带~带~带!”这是一次漂亮的清场,炸弹黏在镰鼬的身上,本着兄弟之情它们坑了全体队友。

“是时候见识一波真正的技术了。”空大了,但对面没想到愣是被一只没鬼火的妖怪给全歼了。

“就问你们强不强?——强~——哼,我也知道。”他的背后是堆成山的小妖怪昏迷不醒。


这么强的妖怪,少说也是能和大天狗等极稀有妖怪比肩的。但我此前并没有听说过他们。

直到有一天,一个败在他手下的小妖怪,用惊慌而崇敬的语气说出了也许是他们三个妖怪当年称霸妖界的名号。

——“E条绝陆。”

他们听到之后,颇为怀念,望着零落成雨的樱花,又说出了一句我不太懂却很有境界的话。

“春天到了,又是到鱼塘虐鱼苗的季节了。”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75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