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阴阳师>青行灯的人间怪谈[脑洞日常]


灯姐的人间怪谈

*阴阳师手游
*逗比日常向,坑,慎。
*根据实际情况开脑洞。
*请给我一个白狼女儿。


1.

青行灯刚来到神社的时候,这里既破旧又冷清。她看到一个穿着淡素的少年背靠着樱花树根坐在地上,他很安静,而专注,一直到女人驾着青灯飘到他的身边他才发觉。

“是你画的符?”青行灯轻声问。她看出来这是个新手阴阳师,三尾狐和九尾猫在庭院的走廊上伸懒腰,觉醒的雪女漂浮在半空中,和服很衬她,那大概是别人送的,这样一个小阴阳师可还没多少心思知道要给式神打扮。

真是幸运,现在就能召唤到众人仰慕的青行灯。

“你——是新来的?”他微笑道,“挺漂亮。”

就这么点评价?青行灯斜倚在灯杖上,也许自己该适当多给新人做点自我介绍:“我是青行灯,我擅长讲故事,也擅长听,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些什么,人类。”

“我在想——”他看着女人的眼睛,又从青色透明的瞳孔里看到自己——没有人能拒绝得了青行灯,

——“我在想为什么雪女换了和服飞起来我却还是看不到她的胖次。”

然而她已经后悔来人间了。


2.

青行灯从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开始就明白,自家的阴阳师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然而身为极其稀有众星捧月的存在,她还必须无时无刻不承受他的威逼利诱。

“灯姐,没血了没血了!快吸血!”姐吸的是鬼火!

“灯姐,鉴于你的表现我想把你喂达摩。”明明是你不好好学习差点把我和雪女三尾都给喂达摩了吧!

“灯姐,要是你把这二狗子秒杀了我就把九尾喂给你!”九尾就在旁边你在意一下她的心情好吗,她快倒戈了啊!

“灯姐,唉,我都不忍心和外人说你个ssr打不过r……唔啊好疼!别!式神杀阴阳师了啊!没天理了啊!”

青行灯,这个世上最为优雅美丽的女子之一,正过着每天暴力殴打主人匡扶人间正道的生活。

“其实他对你挺好的。”三尾狐和青行灯坐在木地板的走廊上,门内雪女正在给阴阳师包扎伤口。

“你说每天冷嘲热讽?”

狐狸抚摸着自己的尾巴:“也许,但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先给你。”

因为我是极稀有。

青行灯没说,她只是笑起来。

“要是有好吃的就跟着走,那我和鲤鱼精有什么区别了。”

“鲤鱼精比你可爱……”门内传来阴阳师的声音。

青行灯甩进去一个幽光,如愿地听到对方的惨叫。

3.

阴阳师后来陆陆续续带回来一些式神,但都不稀有,比如童女。

“你居然是只装成小萝莉的麻雀。”

“人家才不是麻雀!人家……人家的羽毛可是很漂亮的!”童女嘤嘤地哭起来,“哥,哥哥,你在哪里?”

阴阳师一边哄着一边偷偷向青行灯比手势。

——你今晚的晚餐。

青行灯回了个白眼。

——滚。

后来有天,阴阳师出去御魂回来,用一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和她说,今天真是被妖怪之间的情谊大为感动。

青行灯说:“你感动时就要学恶鬼的表情吗?”

“那个大妖怪带着两只童女,三尾甩了其中一只一尾巴,她掉了一地毛,然后另外一只就说‘我的命,你拿走好了!’,刚把她奶回来,她就又喊了一声,‘我的命,你拿走才好!’,愣是把奶喂回去了……”

阴阳师两手捂住脸,肩膀一抖一抖的,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青行灯感觉他只是又皮痒欠揍了:“我感觉自己要把这么蠢的妖怪收服,真的是帮助提高了妖怪界整体智商。”

“所以你又被自己感动咯。”青行灯无奈,“神社里的那只怎么办?”

“先留着吧,太可怜了,这么蠢,放出去肯定会被吃了。再说,她老是念叨她哥哥……”

青行灯有点意外,她眨眨眼,看阴阳师的表情也温柔了些。

“等找到她哥,比翼双飞,再一起喂了吧。听说达摩吃到四成饱喂给你们最好。”

……好吧,他还是个傻x。

后来他再也没提过这事,找童男的事情被一搁再搁。

直到所有人都忘记。




4.

阴阳师原先挺喜欢小女孩的,最近不知道嗑了什么药特别想要男式神。

“我这儿都快成女儿国了啊!出门老是带着一群姑娘风气不好!”

青行灯说:“怎么,对我们厌倦了?你昨天还兴奋地想把手指切下来喂给吸血姬呢。”

阴阳师叹气:“像样的男式神太少了。灯姐你那么爱讲故事不应该和酒吞是好朋友嘛,有故事有酒,啧啧。”

“就算我认识他,也没办法把他请到你这个破地方。你自己画符,福祸看天。”

阴阳师觉得很有道理,点点头,和青灯进了内屋的召唤法阵坐定。

他像模像样的拿出蓝色符咒。

“临兵斗者……来个男的吧!”

一道白光,穿着华丽的火凤凰出现在法阵中央。

“急急如律令!儿子!”

清姬甩着蛇尾出来。

“再来个女的就喂了!”

莹草听到召唤的喊话,出来后就害怕地躲到青行灯的身后。

“草啊我的亲闺女,终于有奶了!阿爸要给你养个弟弟!”

姑获鸟出来后询问这里是不是刚有小孩子。

“不,鸟啊,你要能召来个男的我就让他给你当儿子。”

傀儡师从阵中蹦哒出来。

阴阳师看着都快哭了,青行灯忍不住插嘴:“你召唤会不会太随便了,认真一点吧。”

他点头,拿出一张黑符,费尽毕生才学画上几道符文,然后大喊:“非洲人要偷渡啦!”

法阵中央燃起了耀眼的金光,几秒过后,伴随着阴阳师充满期待和信念的目光。

妖刀姬出现在法阵中央。

“叫我吗,人类?”

青行灯拍着边哭边笑的阴阳师的肩膀,安慰:“偷渡成功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