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UP全员向>自从我在这个鬼屋工作后……

*与真人up无关
*涉及up:纯黑、穿胖次的狐狸、C菌、莫璃、小绝、老E、陆夫人、暮色、珠峰喵
*表白以上up


大家好,我是一只女鬼。确切的来说,是游乐园鬼屋里一只尽心尽责的女鬼。

我的造型和人们在电影里看到的相差无几,长到膝盖的头发披在脸前面,隐约可以看见苍白得和面粉一个色的脸和眼眶下红黑墨水涂满的血痕。一身白破布,说实话这身一块红一块黑的破布让我觉得不是要营造恐怖气氛而是鬼屋经费不足。

我的任务就是每天等在这个黑暗的拐角装死,当玩家走过我的身边时,我伸出装好长指甲的手热情而贴心地抚摸他们的肩膀。

今天是我工作的第三天。大概由于口碑颇佳,自从我开始在这个鬼屋工作后,每天都能遇到一些拿着手机录像直播的奇葩,他们自称是来做实况解说的。

在接待完第一个玩家后我开始考虑要不要放点水。

那个穿着白衬衫头发很长都能遮住眼睛看上去像个艺术家的男人在带着颤音喊出一系列“我不怕我只要一直说话就没什么能吓到我!”、“哈,这根本不恐怖!”的豪言壮语后,被我温柔地揉了揉肩膀后还没回头就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伴随着要震破我耳膜的尖叫声,然后被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两个女仆装的迷妹扶住,左一个“少爷”,右一个“老爷”地叫着给拎了出去。

听说他们好歹是某站几十万粉的大大,直播的时候被吓成这样会不会有损颜面啊?虽然被吓到是情理之中。

——然后本鬼就被实力打脸了。

后面并排并走过来三个人,左边是个看上去温婉漂亮知性的女孩子;中间带着口罩的男生(?)紧紧抱住女孩的胳膊,典型被吓坏了就开启话唠模式的那种;右边……为什么这么黑的地方他要把一个黄色的大罐头套在头上?他看得见路吗?

“按照预定路线还有一百米不到我们就可以走出这里了!Thank god!其实有莫璃在我也根本不虚啦,哈哈!”

好了现在他们走过我了,按照预定到我出场的时候了。这时我往下一瞥,居然看见那个罐头男的屁股后面有条晃来晃去的狐狸尾巴,woc这是什么奇葩设定?

好奇心驱使,我伸手就想去抓那条尾巴,下手的时候却被灵敏地躲过。我出左手,尾巴就扫到右边,我出右手,尾巴就扫到了左边,我两手并用,那条尾巴就翘起来撩开了我遮脸的头发。

期间我看到女孩子回头看了看我,笑而不语。

“遛了这么多鬼,今天这只是最配合的了,竟然和我一起跳起了左手右手慢动作。那么多被我遛过的鬼,我最服你!”我听到罐头男对着镜头这么说道,口齿不清像口含大(bi——),尾音里还带着愉悦而欠揍的笑。

旁边的人惊叫了声:“什么?刚刚这里有鬼吗?Where?”

“一只女鬼,长得挺好看的,等你们有老婆之后五年每天都能在早上起床后看到这张脸。”

……wtf?

正当我怀疑剧本怀疑人生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魔性的笑声。

“大家好,我是珠峰。”白毛说。

“哟,观众老爷们好,我是珠峰的爸爸。”黑毛又莫名其妙笑了起来,骚得不行。

最后那个黑毛被本鬼吓得以树袋熊姿势抱着白毛,并毫不忌讳自己刚说出“我是珠峰的爸爸”的言论就开始喊着“艹你爸爸!”,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剧本并没有拿错。作为一只鬼还是看到这样被吓得抱在一起的人比较有成……就感。

“喘不过气了,再抱着我就要丢下你了。”

“别!吓死了啊!呜呜……”

MD好耀眼,本鬼的墨镜在哪里!!!

接下来这个一家三口的组合让我又有一种会被秀一脸的错觉,不过作为一名尽责的女鬼,再过分的狗粮也要哭了吃下去。

“老鹅,大旗子,你们怕不怕啊?”嗯,这个兽耳的男孩子很好,可以污的样子。(x

“李爸爸的这有什么好怕的,像这样的鬼屋我已经摸清套路了。游戏里还能有回头杀开门杀,这个顶多转角杀。”听到这里正窝在拐角的本鬼羞愧地低下了头,那个头顶戴蛤的年轻人继续说道,“但我还是讨厌这样的游戏,只棱走,要是让我辣把狙什么鬼都给李搞死。”

“我也是啊,不过要有枪的话根本算不上恐怖了……弹幕说咱们要是拿狙鬼会被咱们吓死,哈哈。”

本鬼心下一寒,这时他们身边的紫毛开口了,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其实是他们中拥有最强力量的人。

“奇怪啊,我本来以为这个时候身后会有女鬼来摸我们肩膀的。”

原本被两个好战分子的话吓到、并不打算出手的本鬼突然像是被注入了神秘的东方力量,两只手竟然不自觉地伸了出来,轻而柔搭上了他们的肩。

等回过神来已经伴随着刚刚还辣狙威胁我的两个人发出了爆炸般地呼救声。

“啊,啊,我靠!夫人李下回立弗莱格能不能早点!吓料了!”尖叫后的秘制娇喘,噫,原来这个蛤更好污一点。(?)

紫毛很无良地笑出了声:“我也没办法啊,这个推理要时间的。”

“大兄弟!得劲不!”

“我,其实没被吓到,但是为了这个,这个气氛。做这个鬼屋的直播啊,李们看就应该像我这样,装得一点也不做作……”

“弹幕说,要被老鹅和小绝吓死了。”

“……”

“弹幕说,讨厌该鬼屋。”

“……这鬼完蛋了。”

“弹幕说,怒。”

后来我继续在这个鬼屋工作,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一些人来找我。有拿武器的有实力嘲讽的也有秀恩爱的,总之,本鬼只是想告诉大家,在鬼屋工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The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245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