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关于如何让小鸟们与邻居友好相处>[Spideypool&Batfamily]

[Spideypool||Batfamily]

上接

--Spideypool&Batfamily

--这么说起来TBC完全是因为……我才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又萌小蜘蛛又萌小鸟们QAQ!

--感觉这里的PP比较暴躁是因为还穿着毒液蜘蛛制服。
––小鸟家有少量Jaydick。
 

 

5.

“有件事哥是不是得向你道歉?”死侍的声音顿了顿,“虽然哥从不道歉!”

 

夜翼背对着人站在天台边缘,目光紧随着那个飞跃在纽约夜空的黑色蜘蛛。他的追踪器在三分钟前就提醒他死侍也在同一座大楼上了,但对方似乎也并没有躲藏的意思,一路奔上来就好像是特地来找自己的。

 

“道歉?我想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吧,暂时。”

“哥想你一定是生气了,夜翼。哥也知道一个英雄的面具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想当初小蜘蛛还没和哥坦诚相见的时候……唔……噗……”

身后传来些奇怪的声音,他疑惑地边转回头边说:“不用道歉,你没有当众揭穿,如果……等等韦德,你是不是在吐血?”

 

一把武士刀直挺挺地从背后穿透了男人的胸口,他一副凝重的样子,摆出一个“哥没事哥很好”的手势,说道:“既然哥没错,你能让这个未成年住手吗?”

 

“我听说你很耐打,儒弱之辈。”

 

 

 

好吧,迪克想过“一个有自愈能力的雇佣兵”可能会吸引一些人来到纽约,但他没想到第一个和自己碰头的会是达米安,而且碰头方式还是把死侍串葫芦送自己跟前。

 

 

6.

“TT,他根本没想和我打。”

 

达米安把上半身窝进沙发里,双手抱肘两腿搁在茶几上,语气里满满的不爽。格雷森无奈地笑了下,边把手里的麦片换成热巧克力牛奶。

 

“我说过,他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恶棍。”

达米安不屑地哼了一声:“他和陶德混得不错。”

迪克愣了下:“我不知道杰森也来了。”

 

“他几天前就到这儿了,几乎和你来的是同一天。”

“他去找了死侍?”

“嗯。”

“然后呢?”

“成了狐朋狗友。”

“这可真让人意外……你知道的,杰森对交友一向兴致缺缺。”

“共同的恶习,凑到一块儿真让人作呕。”

 

 

 

7.

“嘿!他有时甚至没收我的武器!”

死侍狠狠灌了一口啤酒,在他的面罩上。

“我理解,而他总觉得自己能充当长辈的角色,烦人的鸟妈妈!”

红头罩把厚底啤酒杯往吧台上一砸,语气里满满的泄愤欲望。

“要不是酒壮人胆,哥还不敢这么说小蜘蛛的坏话,他有时候真是个独裁者,特别是……”

“No killing!”杰森骂道,“该死的,我没醉,但头脑都会因为这烦人的词烧起来!”

死侍高举起酒杯,情绪激昂:“没错,兄弟你真懂我!灭活有什么不好的!很多超级英雄也会……凭什么就不准许哥伸张正义,用自己的方式!”

 

“恐惧来自于死亡,我是为了更好的守护这个地方。没人认同,他也不!”

“哥认同!灭活万岁!”

“万岁。”

 

两个散布恐怖言论的醉鬼的酒杯重重碰撞在一起。

 

 

一旁的酒吧老板第十二次考虑要不要报警。

 

 

 

 

8.

“我还不喜欢黑蜘蛛。”达米安继续评价道,“特别是他的紧身衣——他穿出了和你一样的效果,格雷森。”

迪克把巧克力牛奶递给他,虽然遭来嫌恶的一眼但还是好好接下了。

“你招惹到他了?虽然他的行为确实有些暴力了……我这几天也在观察他。”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你肯定不知道德雷克都已经把他的资料印成书了。”

“天,提姆在调查蜘蛛侠?”迪克再一次被惊到,“他没和我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原本不是我们的目标。”

“和你一样,他感觉黑蜘蛛的威胁更大些。”达米安不屑道,“而那个愚蠢的雇佣兵只会嘴上功夫——他比你还吵。”

迪克对这一个个聚集到纽约擅自行动的小鸟们表示无力,只能好脾气地笑了笑:“所以,结果呢?”

 

“他喜欢上了黑蜘蛛——”

“啊?”

 

门被叩响,迪克还没从刚刚的话回过神,打开门时更是一脸懵逼。

便装的红罗宾捧着一盘子的小饼干,嘴上还叼着一个,熟门熟路地往里面走。

 

“提米你……”

 

“梅婶做的,我说我是你的弟弟,她很好客。”提姆边嚼边说,“让我想到了阿福。总比跟着你在这儿吃麦片要好。”

 

迪克茫然地看向达米安,对方愤愤地撇过头,继续说道:“——家的小甜饼。”

 

 

 

9.

“DP是不是你把梅婶准备给我作夜宵的甜饼吃了!说过多少遍离我家远点!”

年轻的学生语气里带着满满地怒气,如果不是在电话里他早就用拳头招呼人了。

 

“喂?小蜘蛛?哥没去你家啊……你想哥了?”韦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身边人作出一个安静的手势。

“嗝……你男朋友?”旁边也半醉了的红头罩并没有理解他的手语。

“是啊,哥的小天使。”死侍笑起来。

“妻管严。”红头罩下了定论,并且认真地点点头。

“嘿,说的好像你没被那只蓝鸟管着一样!”

 

“别和我装你还在外面酒吧浪身边还有个醉酒得脑子混乎的蠢蛋朋友!”

彼特听到了听筒里传来的对话,气得几乎炸裂。

 

“哥没撒谎……”

“我也没,实话实说……嗯,迪基鸟?”杰森看见来人之后愣了一秒,然后晕乎乎地嗤笑起来,“你穿着警服,哦,说真的,今晚制服Play?”

“……闭上嘴跟我回家,小翅膀。”

格雷森的声音?彼特愣了下,总算相信死侍的确是和一个狐朋狗友在酒吧醉生梦死了。

“好吧,听你的,鸟妈妈。”

 

“妻管严。”死侍如是评价道,“可现在谁陪哥高呼‘灭活万岁’呢?”

“去你的‘灭活’,现在从那里,滚回家。”

“好的小蜘蛛,明白小蜘蛛。”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49 )
  1. 一期一会天然然然然然° 转载了此文字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