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猫科动物[非人类||有毒系列]

--Wade是只成年猎犬,Peter是只小短毛猫。

--这个脑洞有毒,OOC求安慰求爱爱。

猫科动物

 

弱肉强食,这个城市固定的生存法则。

 

“瞧我发现了什么?一只在等妈妈抱回家的小猫崽!”

Peter在他们团团接近前就发觉到脚步声了,但他只是闷闷地趴着,毛茸茸的小尾巴耷拉在身后,在一只脏兮兮的爪子要踩上去之前精准地撇到另一个方向。

 

几只漂泊为生的流浪犬,浑身的戾气甚至能盖过毛上垃圾桶的味道,追逐欺侮一只落单的小野猫会成为他们今天最好的解压游戏。

 

“劝你们别再靠近,被比自己年纪小的动物打趴下会很没面子。要么继续去垃圾堆里玩过家家,要么就把毛舔干净了再挨揍。我刚把爪子弄干净。” 

为首的野狗忍俊不禁,冲周围狗挤眉弄眼道:“听呐,我被威胁了!被一只牙没长齐还叫着喝奶的小崽子!”

 

Peter四肢直立起来,他的确很小,即使那些野狗瘦得肋骨分明,他也小得像个白绒团子:“我牙长齐了。不过再这么友好交谈下去你们一定会变成没牙的小崽子的。”

野狗们躁动起来,从喉间发出低沉的吼声:“有狗说过你的废话很多吗?”

“你们要是认识我的朋友就不会觉得我话多了。”小白猫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事实上他已经想好下一秒要往哪里跳,然后凌空给那个为首的恶犬一爪子尝尝,紧接着再放倒离他最近的跟班……

 

“嗷呜!”

 

听到一声破天的哀嚎,Peter知道自己的计划又泡汤了。首领被一道红色的残影狠狠掼倒在地,连带着另外几只滚进草丛里。一时间吼叫和痛号声乱作一团,但没十几秒那几只野狗就慌不择路地四散逃开。

 

那是一只猎犬,激战过后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也许是受伤却看不出来。只有眼睛周围是黑色的,其余通体暗红,能完整遮住伤痕的那种颜色。但仔细看的话这并不是一只血统良好的猎犬,或者说他只是在打架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蠢得没朋友的人类却率先否认了他坑坑洼洼的短毛。

 

“看到那为首的白痴撕裂掉的耳朵没?哥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想求个对称版了。”猎犬凑到小白猫的耳朵边舔了舔他的毛。

“你下手还应该轻点。虽然他们是恶棍,但也是你活得很辛苦的同类,Wade。”Peter昂起毛茸茸的脑袋好直视那高大的猎犬,也方便甩他一爪子。Wade却显得得意的样子进而舔了舔小家伙掌心的肉垫。

下回我就不应该收起尖指甲。他想。

“哥不管,我只关心我的小甜心。小Pete感动吗?要给哥一个亲亲吗?”Wade伸出舌头一副求表扬却爱爱的贱样儿。

然后他又得到了一爪子,依旧是收起指甲的那种。

他们开始往“家”走。

刚长好牙的小猫崽和高大强壮的猎犬,这对组合总是说不出得奇怪,却又和谐得像天造地设。

Peter快迈着小步子才能跟紧Wade:“我是猫科动物,就算你不出手,我也能打过他们。”

“像是老虎打得过群狼?”Wade笑着低下头咬住猫的后颈,然后扭头甩上后背,“哥才不希望小甜心是一只老虎,那样哥以后会抱不动你的。”

“我只是强调,我足够灵活。”Peter挣扎了一下,还是安安稳稳趴在人的背上。即使身上是毛茸茸的,灵敏的皮肤还是能感受到贴着胸口的伤疤斑驳。Wade以前怎么解释的来着?当消防犬时的严重烧伤?缉毒时被硫酸泼身?Peter猫年纪小但他不蠢,Wade是个天生的魂淡,无偿为人类做好事是狗的天性但绝不是他的。

“哥也足够厉害,小蜘蛛,所以只有哥不在了,你才能展示你那灵活的打架姿态。”

小蜘蛛是Peter的外号,小白猫的胸口有一撮分明的黑色。他再小些的时候那只是个小黑毛团,随着牙齿一颗颗长全小毛团也舒展开来,形状像是一只俯视的蜘蛛。他觉得这个标志很帅气,Wade却总表示这可爱死了。

Peter想反驳些什么,却被猎犬打断:“听着小家伙,哥有时真觉得应该把你送到同类那里去。虽然那群野猫叫春的声音还没你打呼噜好听,但在那里你会安全不少。”

“我不打呼噜。”Peter紧紧贴住Wade的背,身后一扫一扫的尾巴突然僵直了一下,“你知道我不喜欢那里。”

“不喜欢同类?你到猫科动物的叛逆期了?”

他闷闷地把脸埋进Wade的短毛里:“我不是一般猫,这个城市需要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行了小话唠,”Wade干笑了两声,“就算你打趴再多恶犬,弱肉强食的法则也不会改变。无论是那群该挨千刀的胜利者还是挨过千刀的失败者,他们还是会作自己应该作的角色,欺压或者被欺压。你知道这是自然法则,就像,呜啊……”

Peter也笑起来,他挺起身体咬了咬Wade竖起来的耳朵当作对对方说谎的惩罚:“自然法则?你要真这么遵守这玩意儿,当初就不会救我了。就算我一个人做不到,我们可以一起改变这里。”

“哥救你是因为哥喜欢你,小坏蛋!”Wade叫道。

“你喜欢一只毛没长齐眼睛也没睁的小白鼠?我不知道你有这癖好。”Peter佯装惊呼,语气让身下的坐骑不爽地颠簸了一下。

“一见钟情,哥知道你长大后会性感爆了。”Wade口是心非。

的确,当年是什么致使一只跑起来还摇摇晃晃地小猎犬会为了救下一只没睁眼的奶猫,咬断了一只成年野猫的尾巴?Wade是那时得到犬生中的第一道伤疤的,尖锐的猫爪子血淋淋地划穿他的背,但他还是取得了同步完胜,获得战利品,一只没自理能力的蜘蛛猫咪。

Peter用头蹭蹭Wade的脖子,语气突然软下去:“Wade,你知道其实我不喜欢猫科动物。”

Wade听罢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语气里听不出是开心还是担忧:“哥知道了,sweetie。”

成年公猫会杀死刚出生的小猫,从窝里拖出来,咬断脖子。这是猫科动物的习性,是自然法则,就像弱肉强食,能活下来的总是最好的。Peter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本能地去伤害别猫,如果这样,他希望Wade会阻止自己。

然而此前Wade一直瞒着他。这只时有凶残嘴也很贱的猎犬,居然也会温柔地把一只猫当个傻瓜。

“回家吃卷饼吗?”

“你总是喜欢些普通狗难以接受的东西。”

“哥不是普通狗,哥充满魅力。噢,这也许就因为哥喜欢非凡的东西!”

Wade扭过脑袋想给人抛个媚眼,背上的小动物突然凑上来亲了亲他的鼻尖。

“嗯,这也许就是因为你喜欢一只猫。”Peter水蓝色的大眼睛眨了眨,再眯起显出一个暖心的笑容,“之前你要的亲亲抱抱?”

把毛染成红色是不是能遮住脸上的迷之红晕?然后猎犬这么想道。

END.

--其实初衷是为了纪念学校死掉了三只小奶猫,具体怎么死的文里写到了,本能真是可怕的东西...心疼,一窝小白猫,眼睛还没睁呢。希望某个平行世界的它们好好活着。

评论 ( 15 )
热度 ( 111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