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⑨[追妻x2]

--拖更是因为脑洞大有点难填,还是把之前的妄想掐灭了,以后还是写短篇吧哭。

--今天夜宵加了一点碎玻璃,祝食用愉快。


 空气里弥漫了一种蛋白质烧焦的气味,偌大的实验室内只有禁锢青年的培养器里是光照明亮的,明亮得几乎让几次昏过去的人感到刺眼和晕眩。

一个戴着护目镜的白大褂男人从黑暗里走出来。

“疯子。”开口时Peter才发觉自己的情况比所想得更糟糕,长时间干涸的声带几乎无法振动,发出气音的同时就疼得像是针扎喉咙,他垂下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好让自己保持最后的清醒。


[真正的疯子是谁,你应该明白。]

[你昏迷时间太久了,你不知道是谁在救你。]

[确切的说,我们救的是整个世界。]

 

闭嘴!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冰凉的液体再一次注射进血管,阴冷而狂乱的疼痛感开始侵袭全身,青年死咬住下唇,冲撞上大脑的神经反应却让他的泪腺再一次湿润。

 

朦胧里他看见了一个红色的身影,背对自己站在阴影里。

 

Wade?

 

“你是对的,我不会砍了你的。”

 

Wade!

 

他喊不出……

 

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尸体躺倒在那个“Deadpool”的脚下,头顶被爆了一个大血窟窿。

 

Deadpool...

 

“哼,不再是蜘蛛侠了,嗯?你知道你吹嘘的‘那些更厉害的神经病们’应该试试什么吗?”


一把枪。

 

 ---

 

“致幻剂,但显然被彻底改造了,这种致幻剂算得上一种武器。”

“怎么说?是被注射进就能产生让人欲仙欲死的幻觉?妈的,那小蜘蛛和哥告白不会是哥幻想出来的吧?哭!”

康纳博士没留意Wade的话,这些药剂让他感到极度的不舒服:“被注射的人会产生幻觉,长期甚至能够改变思维,变得极具攻击性。”

“攻击性?为什么会有攻击性?”Wade一脸茫然地看向全息屏幕上的化学式分析。

“认为幻觉里的事是真的,我不能确切那些是什么,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博士蹙眉,“你是从哪里搞来这个的?”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事……”Wade突然干笑了一声,像是整个身体都僵直住了,有些不自然地开始往外走:“晚些再聊,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那些药液是从一周前被他和Peter合力抓捕了的狙击手身上缴获的,被涂抹在子弹上,只要打进人的身体就能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Wade想起自己为什么一周都没试图接近Peter了,这对于平常的他简直是个梦魇。但对于一个大脑受损的他来说,远离Peter是本能的为了保护对方。

自愈能力和致幻剂就像防火墙和病毒,在他本来就疯狂的脑袋里炸开了锅。他活得很充实,但那都是假的。这一周,他有一半的时间活在一个毫无逻辑可言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Spider-man拿着一把碳纳刀砍飞了自己的脑袋。

 

“你知道吗,那是哥一个什么什么傻缺屠杀什么什么漫画里才有的装备,哥用它干掉了金刚狼。而Baby Boy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给一个未成年管制刀具是犯法的!”Wade激动而愤怒地撬开了机舱。

[猥琐未成年人也是犯法的,哥们儿。]

【也许只有我还记得Pete成年了。但你现在偷神盾局的飞机的行为……独眼一定会把你绳之于法的。】

“因为哥无证驾驶?”

[也因为你现在恨不得立马就带着spider-man私奔的妄想。做一名超级英雄真是危险透顶,baby boy应该有个幸福完美的安全屋,噢,我是说,一个家。]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6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