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⑧[寻妻(X)之路启程]

--吃完糖该发卖糖附送的玻璃渣了。别方,不疼,张嘴,啊——



雇佣兵的心情好到了极点。清晨早起给聚集在门口垃圾堆里的野猫扔新鲜的鸡肉卷,打扫花园,搭地铁去超市购置家用品,顺路教训一下接头恶棍,然后抱着满怀的食材大摇大摆地回家。


公寓客厅的墙上挂着两件洗晒好的红色制服,他没有穿其中任何一套上街,一来他不想惹自己的小男友生气,二来他觉得这样小男友会高兴。两者差不多。是吗?无所谓。他吹了声口哨,随后系好围裙钻进厨房。

 

Wade做菜的技术不错,但他只喜欢做煎饼。他能在几分钟内做一泳池的煎饼,就像灭活一个罪犯一样简单……噢不,怎么能说灭活呢,那孩子讨厌这个词!

 

[所以你不觉得你被他束缚太多了吗?]

【一个满口脏黄污的雇佣兵竟然会觉得杀人不好。】

 

“哥没觉得‘灭活’是件坏事,相反,哥爱死那样的快感,你们都懂。但小蜘蛛不喜欢,哥得为他改变点什么。”

[……这哥们儿的确变了。]

【没错,他像个该死的十足的好人!好到会搀扶老奶奶过马路,或者是拒绝一项价钱贵得离谱的刺杀行动,还有坚持不做一个跟踪痴汉……】

“可那项刺杀行动的对象是个……等等,你说什么?”Wade掂锅的手突然一颤,锅里的煎饼精准无误地落在他的脑门上。脑内的对话框还没来得及复述一遍,客厅的对话突然响起来。

 

[我讨厌电话,他在打扰我吐槽的性致——哥们儿你还乖乖地接了?]

 

“宝贝儿安静……”Wade提醒脑内悉悉索索的不满声。

“就算你需要安静,Wilson,我们必须谈谈。”电话那头的女声显得非常焦躁,“白虎。”

Wade干笑了两声:“嘿,白虎。想念哥了?”

白虎说:“是的,当我排除了每一个近期和Spider-man接触的人之后,只能想到你了。你有什么该交代的最好在神盾总局请你喝茶前说清楚。”


[她在说什么?]

【不管说什么,她在威胁我们!】

 

“你是说Spidey出事了?”男人又一次全然无视头顶左右的两个对话框,语气里带着些它们不熟悉甚至觉得作呕的担心和不安。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女人沉沉地叹了口气:“看来你也什么都不知道。——Spider-man已经失踪一周了。”

 

一周?可几个小时前他才和哥表白并且开心得落荒而逃!

[老兄,那正好是一周前的事了。]

 

啪嗒。

 

有什么东西板开了大脑维护秩序的闸门,乱七八槽的碎片一股脑子灌进来,他甚至有些混乱,疑问开始左右思维回路:“一周前?哥一周没有见到小蜘蛛了?这不可能,这不可思议!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怎么可能一周没有见面呢?”


【你们还没有确立关系,不过你说得对,的确不可思议,我们还以为三个小时没在号角新闻上看到他的身影你就会翻遍整个纽约。】

 

“冷静点,Wade,这件事就交给神盾局,我们会找到他。”白虎听到一连串的胡言乱语,在挂电话前还是安慰了下这个疯子。

“No...nonono!”Wade尖叫道,“哥还没搞清楚状况!正好是一周前?我被恋爱冲昏头脑了甚至忘记了恋人?时间!时间!这几天我过得充实得很,却像个智障一样让Spidey人间蒸发!”

 

听筒对面只传来嘟嘟的忙音,他拿着听筒的手垂了下来,同时掉下来的还有挂在头顶上的煎饼——Wade用嘴叼住它了,他爱煎饼,这味道让他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难懂。


没有什么事会让Deadpool觉得难懂。

 

“Hey伙计,我们有活干了!”Wade含含糊糊地说道,两手一甩扔掉锅铲和电话,走到挂在墙上的制服面前。

[去化解危机?]

“不,有好心人给了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我爱英雄故事。唔……”

【……你得把嘴里的煎饼吐掉才能套上面具,蠢货……不要硬来!那油腻腻的!恶……疯子。】

Wade在面罩里吞掉了最后一口煎饼,他满足地打了一个嗝,抬腿踢开刚置办的沙发,从下面的四次元洞里拿出一大打武器:“哈,也许小蜘蛛就是爱一个疯子,一个从天而降拯救他于水火的疯子。哥说过,Wade Wilson会是个超级英雄的名字,一个不让他讨厌的超级英雄!”

[而且是个让他爱得不能自已的超级英雄!]

“这两者差不多,不过,哥喜欢。”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21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