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⑦[告白]

--告白。


 

“报告,有两个Spider-man,我已经击中其中一个目标,但……唔啊啊啊啊!”

“B2?发生了什么?”

 

Deadpool饶有兴趣地把捆成一卷的狙击手放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边拿过他通讯器:“喂,喂,我是你爸爸,最好现在告诉爸你是谁你在哪儿你要做什么你有什么梦想,哈哈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对,你中学的哲学书上一定学过这些。——要不然就是快要死的时候。”

 

通讯器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下,突然冷笑道:“Deadpool——无耻的雇佣兵,Wade Wilson,别告诉我你帮助Spider-man是为了钱,那我可以给你更多。”

 

Deadpool尖叫道:“噢,你知道了你爸爸的名字,你知道的太多了!你不能活下去了!锵锵,爸爸可以告诉你爸爸不是为了钱才帮小蜘蛛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爸爸的身份的?”

 

“嗤,愚蠢,在你说话的瞬间我就能从全纽约市的声音里筛选出你的……等等,你!——妈的,关闭通讯!”

 

咔。

 

Deadpool拿着已经杳无音讯的通讯器,转过头:“哥没搞砸对吧?”

 

“你做得很好。”一旁的Spider-man笑了一下,继续摆弄着面前的虚拟屏幕,一连串代码和卫星图案看得Wade眼花缭乱,半透明的画面定格地球的一处,男孩儿停止手指敲击的动作,把数据线从通讯器上拔下来,“只需要三十秒,或者说连上去的瞬间我就能锁定这些蠢货的位置。感谢神盾科技。”

 

“我觉得更该感谢你,你是个天才。”Wade一把搂过Peter的肩膀,“我想想上一次有人这么在哥面前摆弄科技是什么时候,哦对,是Pete,他是你的朋友对吧。前两天我看见他用笔记本电脑做学校作业,可该死的哥连个单词都认不得。”

 

“那应该是某种代码。”事实上那时Peter是在调整自己的高科技装备,但这个话题让他在揭露身份之前有了别的点子,“Peter今早告诉我你来找我了。真不敢想象,Deadpool竟然是他的邻居。”

 

Wade笑道:“没错,哥也没想到小Pete会是Spidey的好朋友。这算缘分吗?”

 

也许可以说,是的。

 

“没错,我和Peter是朋友,不错的朋友。你知道,Peter在上学期间也兼职我的摄影师,他很称职,也有正义感。呃,你,你觉得他是个好邻居吗?”Spider-man抬起头看向身旁的Deadpool,又显出尴尬的样子望向别的方向。

 

[我觉得事情发展不太对劲。]

【我也觉得,首先Spidey没有因为一个变态搂着他的肩膀并有向下摸的趋势却不把他就地正法。】

[其二,Spidey话里的意思就好像是,Hey兄弟,你觉得Pete怎么样,你们俩真般配。]

【我们是喜欢一心二用,但不代表我们会喜欢上一个未成年。】

[那孩子成年了,而且他喜欢哥,看得出来不是吗。这也就是为啥咱们要和小天使保持距离,因为咱们爱的是Spidey!]

【我们应该明确告诉Spidey我们的心意,没有谎言,没有隐藏,这会是个好的开端。】


“他是个可爱的好邻居,对,对。”Wade自觉地把手搭在对方的腰上,而Spider-man似乎全神在乎着他的话,并没有感觉到。


“富有正义感的小天使,会做小甜饼,体贴,也不害怕哥这张脸。”他指指自己面具,事实上Peter现在更害怕自己逐渐升温的脸会被人看见,以第三方的身份听人评价自己,何况是喜欢的人在评价自己……要命!


“哈哈,但是哥不会喜欢一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小孩子的。特别是他笑起来,小鹿眼睛真是引人犯罪!”Wade夸张地描述道,“而且告诉Spidey一个秘密,他喜欢哥。别不相信!哥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那样的小孩子会喜欢我,我在认识你之前是个恶棍,呃,是半个恶棍,为钱做事。我也不和善,但是他对我真是太甜了。哥觉得他的三观可能有问题……啊啊啊疼啊啊啊!”


Wade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直乖乖听讲的Spidey会突然使蜘蛛力量扳住他的咸猪手然后过肩摔砸进墙里,脑袋嗡嗡作响,他晃晃悠悠好不容易地站起来,然后双手就分别被蛛丝黏在墙上。


Spider-man走到他的跟前,声线有些低沉,像是怒火撞进了脑子:“未成年人的三观?想知道Peter Parker为什么喜欢上一个魂淡?”


“Spidey这算是壁咚吗?不过真疼,听到哥脊椎自愈的咔咔声了吗?噢疼,至少哥听到了。”Wade一头雾水地看着面前自己最爱的超级英雄,他有些晕乎乎的。


然后他看见有两个重影,晃晃悠悠地合到一块儿。


——Spidey和Peter。


Spider-man扯下了两人的蛛网面具,然后掰住Wade的肩膀用力亲上他的嘴唇。


他闭着眼,Wade可以近距离清楚看到男孩卷翘的睫毛在微微颤抖,可爱得让人怦然心动。这个单方面短暂的吻以报复般地狠狠一咬结束(因为Wade把舌头伸进去了),男孩快速转身戴上面具(这也没能很好掩饰住他刚刚通红的脸),然后把另一个摔在Wade的胸口。


“我也不知道,该死!”年轻的Superhero像是逃跑般的,从高台上一跃而下。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暗恋我们的小天使就是我们暗恋的小天使!]

【我们是明恋,在努力的追求……这样一切都说得清楚了…Damn it,别告诉我咱们搞砸了!咱们该怎么办?】

 

“他的吻技真可爱,哥的舌头好像流血了。”

 

Wade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或者说,他的脑子甜得快要化了。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94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