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双向暗恋,单方面被揭穿了]

--回忆杀。

 

初遇或许并不浪漫,但也未必会有个坏结局不是吗?

 

Peter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正在巷子里狠狠教训几个校园恶霸,几个男高中生被一人打得满地打滚毫无招架。

 

他在那几个人里看到了平时乐于欺负书呆子好学生Peter Parker的家伙,但是一如既往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决定先助人为乐。

 

“Hey,我要去找警察了,如果你再这么施暴下去。”

 

Peter成功转移了男人的注意力,他转过头,大半张脸还隐在帽子里。几个校园混混从地上滚起来跑出巷口,瞬间影子都没了。

 

“看呐,一个小孩子制止了你。——胡说,我猜他至少有十五岁,十五岁就不算孩子了。——你认真的?哦对我想起来了,上周有个超性感的十五岁的小姑娘,你看上了不是吗!”

 

“伙计,欺负高中生可不是大人该做的事。事实上无论是谁,都不能恃强凌弱,我猜你妈妈一定教过你这个道理。”隔得不远但Peter并无意去听那些喋喋不休,否则他的脸可能都得绿了。

 

Wade敲了敲脑袋打断那些废话:“哦让哥想想,你喜欢逞英雄?太棒了,哥最喜欢英雄了,特别是那些超级英雄,Spider-man你知道吗。哈哈,哥看过他全部的搞笑视频。”

 

Peter下意识扶了扶额头,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Nova每天都得捧着Paid大笑一阵。

 

“但是你做的事并不像是个崇拜英雄的人会做的。”

 

“哥看见他们抢了一个孩子的钱,小家伙。”Wade走近Peter然后按上他的脑袋揉了揉,“我希望这顿揍能让他们获得上学迟到以外更多的教训。”

 

[更重要的是他们跑路的时候撞到了哥,哥的墨西哥卷都掉地上了Fu*k!]

 

Peter这下算是看清帽子下的半张脸了,破碎的,大块的伤痕,斑驳的皮肤不堪入目。他莫名想到了身边的一些人,有着不好的回忆,靠着回忆带给自己的支离破碎的情感生存下去,痛苦、憎恶、悲哀。

 

“也许你有过很多不好的回忆,但是相信我,以暴制暴绝对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我能理解你。”

 

[天,这个小家伙在说什么,他能理解我?]

【更何况是在看了咱们这张破脸的情况下……难道说这个孩子也有啥很丑的伤痕?咱们是不是该扒光了检查一下?】

[如果没有的话,那这个孩子应该是个小天使。不过哥对没长成的小孩子没兴趣,收起你黄色的念头!]

 

“你不说话?意思是‘你说的真对’的意思吗,哈,你真是善解人意,先生。”Peter笑了笑,他并不习惯被一个陌生人按着脑袋,不过也许病弱的好学生这个时候不会选择反抗。

 

“是,你说得真对。哥被感化了。被感化的意思就是,如果那些恶棍欺负你,哥会再揍坏他们的脑袋。”

 

“我?”

 

Wade笑着捏了捏Peter的脸:“像你这样的好孩子一定会受他们那些家伙的欺负的。有的时候,能力越大,越应该负责到应该负责的地方。你叫什么名字?哦等等,我来猜猜,Aaron?Abe?Armando?”

 

Peter笑了,经典台词被篡改,果然是spider-man的热爱者,在这个JJJ日常洗脑的城市真是少见,还说要保护自己?保护好学生Peter Parker?莫名其妙却让人没办法讨厌的家伙啊。

 

“你打算从A一直猜到Z?Peter,Peter Parker。这不是什么机密,你也用不着大费周折把人名大全背下来。”

 

“叫我Wade,这个名字很厉害,因为他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超级英雄的名字。”

 

[不负责任的超级英雄?]

【or被Spider-man无限嫌弃的超级英雄?】

 

“我选第一个。哦不,我是说,我选择死亡。”Wade翻了个白眼,他感觉快被脑子里的自己吐槽至死了。

 

“好了Wade先生,有缘再见,如果再不走我也会迟到了。拜。”Peter后退了几步打算转身离开,临走前又顿了顿,露出一个微笑,“如果spider-man知道了,他会很欣慰的。”

 

----

 

“我不认识……呃,我是说,他的确是我的朋友,不过他刚刚已经走了。”

 

“是吗……好伤心,抽泣抽泣……”

 

----

 

如果spider-man知道了,扬言要成为超级英雄的Wade就是Deadpool那个变态色情追踪狂的话,他……

 

这一定是梦,别说话,我在试图醒过来。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40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