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糖]

--试阅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糖。

--恋爱会拉低整条街的智商。

--第二人称。

 

“Spidey~如果不介意,能和哥共进晚餐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deadpool给了你一种错觉,他在认真追你的错觉。

你向远处射出一发蛛丝,头也不回地飞荡离开:“我有约了,抱歉。”

然后友好邻居就这么把一位情场高手——当然是他自称的,晾在天台上喝西北风。

 

你骗了deadpool,根本就没有什么约会。你只是在糊弄他以保住自己少有的私人时间。

你曾不怎么在乎这些时间——是的,仅仅是曾经而言。纽约的友好邻居永远被需要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现如今有些东西在心里慢慢累积,量变导致质变,你变得不像你自己。你想要见一个人,即使只是说上只言片语也让你心情愉悦。每晚隔着一条小街看他回家,点亮灯火,高大的影子从窗户上看得清清楚楚,令人心动。

承认吧,小蜘蛛,你恋爱了。

 

“Peter,回来得真早。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糟心事儿想和梅婶多说说?”梅婶都快不适应你过早地回家了,曾经十点的门禁都难以遵守,最近甚至有时会在家里吃晚饭。

你笑着摇摇头,看见一桌子佳肴,作出惊喜的样子:“梅婶你肯定是能再出一本菜谱了对吗,这些小蛋糕真是漂亮极了!”

梅婶得意地抬了抬锅铲:“不过今天我们的主菜是我刚学的中国菜哦,这些蛋糕留着明天带给你的朋友当茶点。”

窗对面的灯亮了,这一点被你轻易地捕捉到。或者说,你就在等它亮起。

“明天味道可能就没那么好了,那样太可惜了。”话里有话,成功得到梅婶一个领会的眼神,年轻人笑得像只小狐狸。

“也对亲爱的,那你去分点给邻居们吧,饭后甜点最合适不过了。”

你克制住自己欢呼的内心,拎起那一篮小蛋糕走出家门。像是刻意掩饰你的真实想法,蛋糕被逐个儿分发直到最后才到了你心之所向的门前。

呼,冷静点小家伙,你的发梢都要沾上脸颊的红晕了。

“knock,knock~”你明知故问,“Wade先生,你在家吗?”

半分钟以后,Wade打开门,依旧是一件红色的连帽衫,一副墨镜,如果他再带上一个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话,一定会成为spider-man的重点观察对象的。

“是你啊小鬼。”他摘下墨镜,那些溃烂般的伤痕在夜灯的阴影下显得并不是特别明显,但人依旧有意要遮掩似的。记得第一次和这位神秘先生见面时,他还不愿意正视你,现在却会和善地摘下墨镜。

用和善这个词吧,别看那不怀好意似的笑容,Peter。

“梅婶烤了些小蛋糕,让我分发给那些友善的好邻居们。”你眨眨眼,尽量显得自己是公事公办,“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梅婶的手艺,大家都赞不绝口。”

Wade背靠在门框上,好像是撇了下嘴:“好吧亲爱的小Peter,虽然哥今天又一次被拒感觉很伤心。你的小甜点也许能让我心情好些。”

你很开心,你应该很开心。但暗恋中的人或许更擅长去捕捉一些微不足道的词汇。

“被拒?被谁拒绝了?怎么了吗?”一连串的提问,真是个爱求真的小蜘蛛,你自己也该感到自己的失态了吧,不然你为什么通红了脸。

Wade突然乐了,一手揉了揉你的头发:“Baby Boy,你想知道的太多咯。哥想想,得要点报酬才能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呢。”

“呃……蛋糕不够吗?”你懵懵的,天呐,让我想想有几个人有能力让你露出这样的神情。答案是,除Wade之外,没有!

“NO.”Wade摆了摆食指指尖,突然弯下腰,一点点凑近你的唇角。你感觉心跳快得无法抑制,如果现在哪个超级恶棍想要偷袭一定百分百得手,不过在此之前你空白一片的大脑和快速流动的血液可能会兴奋地先杀了你。

靠近,越来越,就快……

“……嗤,小家伙,你是不是喜欢哥。”在几乎要接吻的时候他停下了,这个魂淡!抬起头用笑谑而溺爱的眼神看着你,像是看着一只世上最可爱的宠物。

“别开玩笑了,Wade先生!收好你的蛋糕!”

你几乎是跳着往后退的,再昏头一点你可能会直接射出蛛丝飞到远远的房顶上,再也不要见到这个让人难堪的坏蛋。

恋爱总是能拉低人的智商,你要承认,一个天才可能也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吻而神魂颠倒,甚至,是一个还没触碰到的吻。

你没有听到Wade面对你的背影所说的那句话。那个男人少有的收敛起笑容,抬头看了看夜空,像是在期待流星划过。等了半分钟,他转身进了家门。

“抱歉,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在期待一只小蜘蛛,一只刚刚从唇间溜走的小蜘蛛。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5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