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折翼><雏鸟计划>导医

那灰暗的,哭泣着的,是我所向往的天空么。

他躺倒在地,双目无神看向天空。雨水淅淅沥沥,划过他的发梢、眼睑、唇角,在他的胸口渐渐晕染出殷红的水色。

疼。他只能想到这个字眼了。
哈,有人曾自诩是天空的王者,现在却成了折翼的无家可归的雀鸟呢。

“原来和我吵架让我走,是这个原因吗?”
一片阴影,他抬起眼睑,晦暗的天空被一把红色的伞遮挡。拿伞的女人微微笑着,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湿了半边妆容。
“……咳。”他干涸的喉咙适应了一下,努力咧起嘴角,“宝贝儿,这下你该不会再生我气了吧?”
女人蹲下身,把医疗箱打开,边笑眯眯地回应:“我可是从来没生你的气啊。不过也没料到,你会为了我的安全牺牲个人呢。你可以正式毕业了,先生。”

伤口是被一颗榴弹近身炸伤的,正中心口,鲜血汩汩流出,被纱布紧紧按住却很快潮了整个掌心。
身为看惯生死的医者此时却慌乱起来,泪水不自觉地滑落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有点疼……不,渐渐不疼了……”男人半阖双眸,看着她嘴角微笑一如既往,泪水却慌乱地一遍一遍滑落,“一点也不疼,所以别哭了亲爱的。”
医生没有回应,继续着无济于事的治疗。

的确不疼了。
伤口麻木了,体温也渐渐冷了下来。他感觉有点疲累,累到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

他看到一片天空,曾经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给予给它,曾经它而生,曾经……也仅仅只是曾经了。

“我有过一个女朋友,职业烈焰,厉害到被称作过近战王者……
“你猜她现在怎么着?哈,窝在一个狙击的身后不肯出门呢。
“我以前笑她蠢……但是……”
我才明白,为什么不选择冲锋,而是守护。

虚幻的天空化为一片黑色空洞,在夜的尽头,是比天空更为重要的……
“……我爱你。”他说。

雨声渐息,阳光撕裂云层,将柔暖的温度嵌入那把红色的伞。
她拥在怀里的那个人却没有了气息。

你为我撑起的晴天,是我今生所遇最美的颜色。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 ( 6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