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all加菲蛛/Spideypool】你永远不知道你真正的情敌到底是谁

--all加菲蛛,白学傻白甜,ooc,涉及CP:RR贱×加菲虫,莱蛛/jewnicorn,蜘蛛骨科荷兰菲,轻微绿虫。


--被jewnicorn虐得不成人样的自娱自乐产物。莱克斯拆绿虫,荷兰拆莱蛛,贱虫拆不动,死侍或成最大赢家的故事。


--有BVS情节提及。




你永远不知道你真正的情敌到底是谁

 

1.

 


大都会首富莱克斯·卢瑟曾经与一个纽约的普通大学生有过一段风流韵事——这是直到多年后都会被媒体拿出来炒冷饭的八卦新闻。

 

他们还处于热恋时期时对此没有有任何遮掩,屡次被新闻社的狗仔拍到在街上手牵着手约会的甜蜜场景,然后在“卢瑟与他的神秘男友!”“大都会最有价值的单身汉秘密脱单?!”这样的标题占据新闻头版的一周后,莱克斯终于面对记者正式宣布了这件事。

 

“他是个普通人,大学生,嗯你知道的,如果我没有提前跳级拿到那些学士学位的话,我的年龄正适合和他展开一段美好纯情的校园恋情。我会在毕业舞会上邀请他的,然后被他的点头应允和微笑迷得神魂颠倒。”年轻有为的商人半开玩笑地说道,他的语速很快,提到他的恋人似乎让他比平常更加神采奕奕,“但可惜我站在这里,也许我能做的只是阻止别的什么自以为是的人妄想从我这儿夺走他了。”

 

敏锐的八卦新闻记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丝线索。他们肯定“自以为是的人”并非子虚乌有。与此同时的另一个报纸版面,莱克斯集团与奥斯本集团的贸易战宣告胜利登上头条。

 

奥斯本家的少爷,奥斯本集团现任CEO,哈利·奥斯本与莱克斯的恋人彼得·帕克是大学同学兼挚友。在莱克斯集团重创奥斯本后,这位年轻气盛的少爷竟然也退学离开了彼特的左右。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这其中的暧昧关系。

 

八卦消息一时间漫天飞地。

 

彼特后知后觉地拿着报纸跑去质问莱克斯。他看上去很生气。哈利的退学太过突然,他追问过好几次,对方也只是敷衍地安慰他,说这是暂时的,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整顿家业。

 

“你不能这样!”

 

莱克斯宠溺地牵着人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温柔地搂住他:“彼特,我是个商人、企业家,这是我的本职,媒体为了博人眼球都喜欢夸大其词胡言乱语。我绝对不会因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就会去摧毁奥斯本的家族事业,这不理智也不像我。”

 

莱克斯说得似乎没错。从彼特认识他以来,他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在商业上的行事的启发点都是理性的,利益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能累积如此优越的财富和名声。

 

单纯的大男孩就这样轻信了莱克斯的哄骗,他低垂下头,鹿般的眼睛透露出难过与内疚:“抱歉,我只是为哈利的离开而难过。他是我从小的最好的朋友,我很珍惜他……”

 

“嘘——”

 

彼特的嘴唇被一颗樱桃味的硬糖抵住。他对上莱克斯沉下来的眼神。

 

“我不会在商业击垮他,但不代表我不会吃醋。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他的事会让我觉得被冷落了。”

 

彼特眼睛里盈着的水色亮亮的,随后他含住硬糖,笑着亲吻上莱克斯的嘴唇。

 

莱克斯享受着这个甜蜜的吻,他知道对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哈利是个牺牲品,如果他没特地在自己面前显摆他和彼特有多么亲密的话,也许他还能保住自己百分之八十的股东。彼特没有任何心机,但莱克斯看得出哈利是个同样会不择手段的祸患。

 

莱克斯很满意这个结果。

 


2.

 

汤姆不喜欢莱克斯,一点也不喜欢。

 

从安德鲁和他恋爱之前到他们分手以后,他都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来讨厌这个家伙。

 

“他就是个卑鄙自私冷酷无情的大坏蛋!”

 

然后安德鲁会叹口气把他的弟弟抱进怀里,好像他还是那个四岁走不稳路摔了一跤还哇哇大哭的小奶娃。

 

汤姆知道安德鲁喜欢自己。如果别人这么评价他的男朋友,他肯定要生气好一会儿。但只有对汤姆,即使是在他爱莱克斯爱得最头昏脑胀的时候,他从来都只是给予包容和关心。

 

但汤姆还是很委屈。是他陪着安迪日巡夜巡,是他一次次和安迪并肩作战,从下水道的人形蜥蜴或者是有钢铁翅膀的大秃鹫手里保护城市。也是他陪着安迪度过悲伤和快乐的点点滴滴,会在第一时刻给对方可靠的肩膀和温暖的怀抱。

 

而那个不知好歹的富家子弟就这么突然出现,把自己从一只恶狼伪装成脆弱的、无害的羊羔,夺走了自己作为安迪第一爱的人的位置。

 

汤姆不打算坐以待毙,他早就不再是那个需要“宝宝保险”的小孩子了。

 

所以他再一次偷偷黑了战衣的保险协议,落下一句“参加学校社会实践活动”就跑去了大都会。

 


4.

 

“她在哪儿?”跪在地上的明日之人愤怒地嘶吼道,他的双目已经燃起炙热的红光。

 

“我不知道!我不会让他们告诉我的!”莱克斯举起双手大叫起来,随后双手叉腰,恶劣地弹舌,“你要是杀了我,玛莎就会死,如果你就这么飞走了,玛莎也会死,但是要是你杀了蝙蝠……”

 

“今晚没有人会死!”

 

莱克斯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一团蛛丝糊住,随后一个穿着红蓝色紧身衣的褐发男孩冲过来揪起他的领子。

 

“你骗了我!莱克斯!你居然骗了我!你有几周没有来见我,你说你需要时间去谈生意,其实就是在谋划陷害超人?你居然还绑架了他的妈妈!”

 

克拉克懵懵地站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而莱克斯显然更加惊讶,他从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彼特,他宠爱的小男友。但嘴被捂着,他没办法说任何话,只能惊愣在原地,听着人心碎的嘶吼,看见男孩眼里渐渐盈上的通红。恍惚间他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我们结束了!听见了吗,我们分手!”

 

彼特把人放下,用手臂匆匆擦了擦眼泪,然后转过身对向克拉克,哑着哭音说:“别担心,我弟弟已经把你的母亲带到安全的地方了。我很抱歉。”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道歉。

 “——噢,莱克斯好像还制造了什么氪星怪物,不过还没有完全成型,蝙蝠侠已经带着氪石矛去解决了……现在只要把莱克斯交给警察就好了。”

 

“呃,蜘蛛侠,谢谢你?”


 

5.

 

汤姆原本是想偷偷跟踪莱克斯揭发他的恶行,比如克扣员工工资或者和第三者厮混什么的。但他没想到居然发现了莱克斯的秘密计划并阻止了超人和蝙蝠侠的大战。托尼·斯塔克不满他又一次私自黑了蜘蛛战服,但更多的还是嘉奖他的勇气和智慧。

 

汤姆匆忙地感谢了斯塔克,拒绝他邀请的一群记者要对自己进行的二次吹捧,然后就从复仇者大厦飞跑回家。他想让莱克斯离他的哥哥远远的,但安迪亲眼看到莱克斯是如何欺骗他,意识到曾经他多次试图用甜蜜谎言把自己圈养的时候一定心都碎了,汤姆知道他的哥哥现在急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但是等他回到家里,却发现安德鲁的房间空无一人。

 


6.

 

“所以你和你前男友是怎么认识的?”

 

“有人说过你很不会聊天嘛,死侍。”

 

揭下面罩的蜘蛛男孩坐在大厦的天台边缘,咬下一块墨西哥卷饼噎下自己软糯的哭音。一旁雇佣兵和他肩并肩坐着,他的全身都被蛛丝捆得结实得像个茧,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还能动弹。

 

“没有,人人都爱和死侍聊天。而且你就这么闷着不肯说话还抢了哥的夜宵可不算会聊天的什么好榜样。”韦德想耸耸肩,“哥可是难得大发慈悲要把话语权留给小黄和小白以外的人啊。”

 

“……我之前去参观过莱克斯工业,在那儿认识了他,或者说是他发现了我。我对一项研究中的项目提出了几个见解,然后他就找上我了。”

 

“噢,所以你们走到一起是因为你们都是天才?”

 

“也不算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彼特仰起头看向夜空,他像是完全回忆起当初的场景了,而那时真的很美好,“他在得到否认的答案后显然退却了一下,随后短促地笑了一下,好像在自嘲一般,‘你长得很像我的大学同学,他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们很多年没有联系了,我一定是太过思念他了。’刚开始我甚至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莱克斯·卢瑟,他看起来太年轻,我以为他只是在搭讪。但看着他的眼睛和面庞我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灵魂被触动了一般——我从第一眼开始就很喜欢他。”

 

韦德说:“哇哦,巧合,既视感,一见钟情。我喜欢超级英雄和亿万富翁的俗套爱情故事。”

 

彼特抽了抽鼻子,仓皇地笑了下:“但你看到了,他是个骗子,我简直不敢想他还欺骗了我多少事。但被他欺骗却好像注定一般的,汤米也提醒过我……我只是不愿意相信,一直蒙着自己的眼睛试图去做一个没有结果的梦。”

 

彼特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伤心的样子,特地跑出来夜巡到了深夜。然后他偶遇了死侍——或者说那不是偶遇,死侍出现在纽约十有八九是做蜘蛛侠的小尾巴,他即将从最强雇佣兵转职成为最强的蜘蛛狂热了。彼特像往常一样轻而易举就捉住了他。

 

“这不是你的错,小虫。他不值得你难过。”韦德在自己的词库里搜刮一切温柔的善意的安慰人的字眼,这对他来说非常艰难,“唔,嘿,忘了那个浑球吧。你值得更好的。哥推荐自己!”

 

和韦德聊天显然比和别人倾诉心肠让他觉得自在得多,彼特忍不住嗤笑起来,虽然他的眼圈还是红红的。

 

“你推荐了一个跟踪狂?韦德,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的,你却推荐一个跟踪狂给我?”

 

“哥可是为了从罪恶之都的黑恶势力手底下保护漫威第一屁股的安全!”

 

“噢闭嘴吧……”

 

 

“魂淡侍少说和我哥屁股相关的话!”

 

韦德前一刻还想着他的蜘蛛男孩笑得可真好看,他早晚会迷失在那副明亮清澈的眼睛里。然后他在被突然出现的另一个年纪更小的蜘蛛侠踹下了大厦。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413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