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Batfamily】夏洛特小姐和哥谭王子

--今天我也要为夏洛特小姐全力打call(原著赫敏是夏洛特牙医的女儿呀!好厉害!吹她!


--写给不知道前文的看官们:Batfamily,涉及原创角色,ooc,玛丽苏,有漫威角色提及。


--依旧求评论


--前文




夏洛特小姐和哥谭王子

 

 

 

托尼·斯塔克,发明家、冒险家、亿万富豪,花花公子,还是个疯子。

 

——但露易丝熟悉这样的人,不然她可配不上普利策奖。

 

“我记得我说过自己不接受任何采访,特别是——”他背靠着沙发翘着两腿,边特意摘下酒红色墨镜瞟了眼女士胸口的铭牌,“来自星球日报的莱恩记者。”

 

露易丝感受到他的敌意。“我不是作为记者来的,而是玛丽·苏的朋友。”她走进客厅,看见桌子上有一沓画着类似魔法阵的纸符,这上面的图案让她不太舒服,“这是什么?”

 

“小孩子的乱涂乱画而已。”斯塔克不在意地耸耸肩,随后带上嘲讽的笑意,“现在你认这个干女儿了?我记得夏莉昨天可是怒气冲冲地跑回来说你忘恩负义。”

 

露易丝没有立刻回话,她从包里拿出两张照片,放到托尼的面前。

 

照片很旧,边角有些褶皱,但看得出被很好保存过。第一张是露易丝和一个年轻温婉的东方女人的合影,而另一张是她们俩人再加上一个头上包扎着厚厚的绷带但笑得很甜的小女孩。

 

“我和玛丽是在十二年前认识的,她在战地救过我。她是一名善良而智慧的优秀女性,心怀善意,敢于牺牲,坚韧独立。我很敬佩她。”露易丝停顿了下,“但令人疑惑的是,当时在无国界医生工作的她为什么身边还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这不合常理。”

 

斯塔克的表情看上去并无所动:“夏莉从出生起就和她的母亲形影不离。玛丽过于自强而不肯把她的至亲托付给任何人。那就是她——敢扔掉博士学位去世界上最穷苦危险的地方受罪。”

 

“她告诉我夏洛特是她在贫民窟带回来的一个孩子。”

 

男人刚拿起的酒杯重重碰撞上桌面。

 

“不可能。”

 

“但没有人会带着自己的孩子上战场,自强不是把孩子的生命开玩笑!您知道战场是有多残酷的,斯塔克先生。

 

露易丝的话让托尼·斯塔克怔住了。

 

“那个村庄遭遇轰炸,只有这个孩子逃过一劫,但她的头部受了重伤。”她说,“而在玛丽彻夜不眠终于挽回女孩的生命后的几天,女孩醒来问她是不是自己的妈妈。”

 

玛丽坚强得足以对抗风暴和沙海,但心底却是柔软得远胜常人。当她看见孩子迷茫而担忧的眼神,紧紧揪着她衣角的手,她就知道自己再也放不下这个生命了。

 

与露易丝结识时,夏洛特才在这个营地生活了三个月。她时常问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在哪里,她的其他亲人们呢。当她看到那些受了重伤的战士、平民,她也会泪眼汪汪地询问她会不会再一次受伤,死掉,然后永远回不了家。

 

不,你不会的,你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坚强勇敢的人,而总有一天你会比他更加强大。玛丽会这么告诉她。在此之前,妈妈会守护你的。

 

玛丽原名苏麦瑞,是一个中国人,出生在武术世家。布鲁斯·韦恩曾经去往她的祖父辈那里学习武艺。玛丽·苏对这个异国青年一见钟情,但布鲁斯除了潜修功夫并没有别的心意。

她从祖父那里知道布鲁斯经历的苦痛,他的内心深陷黑暗与恐惧,却以凡人之躯承担起复仇与拯救的宿命。尔后即使时过境迁,她依旧认定这是她所见过的拥有最强大内心的男人。

 

这个孩子需要一个足够坚强的心灵寄托。

 

我想在志愿工作结束后就去美国找布鲁斯,我可放不下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她半开玩笑地告诉露易丝,接着她又望向夜空,深情地说。

孤独会让伤口更不容易愈合,他会想要一个家庭,至少,一个和他有着相似经历的孩子……他会爱这个孩子的。

 

如果瓦坎达的四皇子没有出现,这个可爱女人的异想天开的憧憬说不定真的会成为现实。


 

“为什么是韦恩?”

 

“我只能陈述我知道的事实,你可以亲自去为他们的血缘关系做鉴定。”

 

露易丝向托尼隐瞒了相关布鲁斯秘密身份的内容,这让故事缺失了一定的逻辑,但她只要证明到此也就足够了。

 

“所以,斯塔克先生,能否请您尽快让那些毁坏韦恩声誉的虚假新闻下撤。”

 

 

星球日报拥有原则,不代表其它的同样如此。夏洛特的胡闹加上托尼的人脉关系,让“韦恩失散多年之女”这样的爆炸性新闻在一夜之内登上各大版面和新闻网站的头条热门。韦恩企业的危机公关正在处理,但对手是为了目的敢于不计后果的斯塔克。而就在布鲁斯他们头疼的时候,露易丝赶来告知他们她终于回想起了这位苏小姐为什么一来就认她是“干妈”。


“我知道了。”托尼揉了揉眉心。他需要点时间来接受这个信息量。


“她现在在哪儿?”


“哥谭,夏莉说韦恩家承认错误了要找她赔礼道……”托尼突然意识到不对,“她骗了我!”


“你让她一个人,在哥谭,还是夜晚?!”



 

夏洛特正在哥谭的一条偏僻街道的便利店里,她得意于自己扳回一局,但却在去买了一听啤酒还没来得及庆祝的时候就被几个人拿枪从后背指住。

时间点过于碰巧,她惊觉绑匪应该一直在跟踪自己,就等着她离开那辆被托尼亲手升级改造过的、自带人工智能和武器的豪华跑车。


便利店老板刚刚还在和她争论没到年龄不能喝酒,在看到枪口就熟练地双手抱头下蹲。好心的老板甚至想示意夏洛特也蹲下,但少女桀骜地转过身,直视枪口。

 

“说我是个韦恩就能让我这么受欢迎吗?”

这几个绑匪居然都穿得花里胡哨的,比起打劫更像是来耍马戏的。应该说不愧是哥谭吗,犯罪都这么标新立异的。她腹诽。

 

“不,我只是想来和您交个朋友,苏小姐。久仰大名,你愿意和我握个手吗?

 

为首的男人是唯一一个没有戴小丑面具的,但他直接将小丑脸画在了自己脸上,夸张的血红色嘴唇一直涂到脸颊笑容古怪诡异。他绅士地微微弯腰,向夏洛特伸出一只手。夏洛特迟疑了一下,另外几个人立马抬起枪上膛。她只好抬起手握了上去。

 

刹那间高强电流暴击贯穿全身,伴随着狂笑和少女撕心裂肺的尖叫哭喊。

但仅仅几秒一道蓝色残影就冲进便利店击飞了小丑。

 

夏洛特感觉自己倒在一个人的臂环里,她的身体痛得无法动弹,勉强支撑着意识看向来救她的英雄。

 

“我和超级小子找到她了。”是罗宾。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对着通讯器像是嗤笑了一声,“她当然没事,毕竟她可有胆量自称是一个‘韦恩’的。”

 

夏洛特在失去意识的边缘霎时惊醒。她听出这个声音了。

——那个威胁她的刺客少年。


TBC.


--说一下改的设定。首先,带着女儿做无国界医生这个太迷了。所以这里修改成是玛丽·苏在战地收养了受伤失忆的小女孩。然后,就是玛丽收养夏洛特之后想去找韦恩这是我自己加的,我希望她是一个爱着布鲁斯的优秀女性,善良坚强同时善解人意,当她看到一个深陷恐惧与黑暗深渊的小孩子时就会想到那个曾经认识的在悲剧里重生的韦恩,她会希望那个人不要孤独,想告诉他这个世上永远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没错,完美女性玛丽·苏。

可惜后来找了瓦坎达四皇子。


--说一下关于晋江那边。明确一下态度,我不反对但也不鼓励有人把这篇文安利给那边的读者,好像他们会吃安利一样。这篇文的初衷一直都是让我自己开心,我怕被那篇文气死,人家作者明确说气死了我们也没办法呀,所以我得自救呀。但还是真的非常高兴能让这么多人也愉快。也非常谢谢能有人喜欢和支持!

我不是为了抗议什么反对什么,我也不喜欢吵架因为我吵不过还不能动手我会很不开心所以lofter这里的评论不要有鼓励去那边撕的氛围,我们自己和和气气开开心心打掉夏洛特小姐的头就可以了。

(还有就是有提醒说那边刷了这文的长评会把正经科普也刷下去orz因为我不了解晋江那里,这是我没想到也没能提醒到的一点,非常抱歉。


评论 ( 36 )
热度 ( 85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