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Batfamily】夏洛特小姐,海鲜好吃吗

--居然真的有后续。(鉴于本人还没被原著作者追杀,决定再皮一次。


--依旧非常的玛丽苏ooc,求评论狠狠批评!


--写给不知道前文的看官们:Batfamily,涉及原创角色(布鲁斯韦恩的亲生女儿!),真的有玛丽苏!有漫威角色提及。


--前文



夏洛特小姐,海鲜好吃吗?

 

 

海鲜好吃!

 

在狼吞虎咽夹带插科打诨中愉快地结束了这场双人晚宴后,夏洛特·苏告别了教父,揉了揉有些撑起的小肚子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总统套房的卧室,说了句“开灯”就四仰八叉地躺倒在kingsize的大床上,然后她从衣服袋子里摸出钢铁侠爸爸刚给她的黑卡,脸上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这间套房有自己的人工智能,虽然比不上Friday,但照顾女孩的生活起居可以说是十全十美的……在大部分时候。

几秒过后灯没有打开,夏洛特又叫了声,仍旧是没有反应。

 

“哼什么人工智障啊……”她坐起身抱怨,把黑卡甩在床垫上,爬到床头想去摸灯的开关。

——啪嗒。还是漆黑一片。

诶,停电了吗?

这时她听到黑暗里传来一声冷笑,吓得少女一个机灵差点滚到床下去。还没等她做出下一个反应,那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人就继续说道:

“你就是夏洛特·韦恩?”

 

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但语气听起来却远更要成熟,冷漠里夹杂着轻蔑,让夏洛特虽然害怕却极为不爽。

 

“是夏洛特·苏!”她鼓起勇气叫道,“怎么,布鲁斯不想认我所以派杀手忍者来了吗?你知道我的教父和二大爷是谁吗!”

 

适应了黑暗,她隐约能看见床的另一头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的轮廓,身高看上去像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而正当她打算取笑为什么还派个小男孩来时,那个身影突然消失,惊愣一秒她发觉到自己的脖口凉凉的。

 

一把武士刀抵在她的喉头,黑暗里寒光森森,那人的动作精准且没有留任何余地,她知道自己低一低头就会见血。很多的血。在自己妈妈还在做无国界医生、她还是个饿了会去啃轮胎的蠢小孩时,她就见过那些病人,那些伤残的士兵、村民,很多血、伤痕、痛苦。她亲眼目睹却身处事外,由于妈妈和其他亲人的保护宠爱,她从未把这些危险和自己联系起来过。

——“哦,你是夏洛特·苏,我大学师姐玛丽·苏的独生女儿。”斯塔克刚刚在餐桌上的话还历历在耳,“当然,你同时还是瓦坎达的圣少女犀牛的保护者、你大爷们和姑姑挥之不去的阴影,呃,我是说念念不忘的小心肝。”

这把刀就像劈碎了一个谎言,直指向她脆弱的生命线,要她承认离开了襁褓她和那些普通人一样会受伤、会死亡。

 

恐惧哽噎住她的声带,她想要宣布主权,告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她有多么优秀与勇敢,有多少人爱戴她仰慕她宠爱她,却在那把刀又逼紧了一分后差点流泪。

 

“你的确叫夏洛特·苏。因为你配不上做一个‘韦恩’。”刺客少年又冷笑了一声,将快要嵌进皮肤分毫的刀刃收回刀鞘。夏洛特垂下头大口喘气,刚刚紧张害怕得快静止的心跳砰通砰通狂跳起来,她连尖叫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离哥谭远点。”

 

他留下这句威胁性的话。夏洛特感到一阵冰凉的夜风,她看见窗户不知何时已经大开,窗帘被高高掀起,就像那些浮夸英雄的披风一样。她愣了一下,然后连滚带爬地下了床,把窗帘猛地拉掉,往窗外张望。

 

没有人,钩锁,飞行器,那个刺客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夜景很美,在这里她能俯瞰半个纽约,这是托尼特地为她挑选的住所——她从来都觉得自己就该是站在顶端的那个。她摸着自己脖子上浅浅的痕迹,不疼,但足够伤她的心了。

 

所以为什么你还要来见这个你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呢,夏洛特·苏!是二大爷不够疼爱你,还是苏睿姑姑不够袒护你,还是瓦坎达的犀牛不可爱!

 

夏洛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但在濒临崩溃的最后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嘲讽道。

 

——你配不上做一个韦恩。

 

所有委屈难受内疚刹那间都化为乌有,她感觉心底里的那团刚刚因恐惧而窒息的愤怒的火焰终于熊熊燃起!

 

“魂淡啊啊!我,夏洛特·苏!要向韦恩宣战!!”

 

蹲在顶楼天台上的达米安听了头疼。

 


 

“哈哈哈哈哈她真的这么说了?”夜翼笑得差点没抓住绳索,而同他一起飞翔在布鲁德海文夜空的罗宾冷漠地啧了一声。

 

“如果不是我今天一直工作到晚上,可能第一个见到这位大小姐的家庭成员就该是我了。当然我可不会大晚上去吓唬一个小姑娘。”

 

“她不是家庭成员。”达米安愤懑不平,的确,亲子鉴定还没有出结果,“我和乔监视了她三个小时,举止浮夸,性格骄横,有些小聪明但远远不够。而托尼·斯塔克就是个上流社会的纨绔子弟,只知宠溺,不知该如何保护她。”

 

迪克沉默了。他们停留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从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一列列火车轰然驶过。他指向那里,达米安有些困惑地看见他挂在脸上的微笑。

 

“在你还没有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我和红罗宾曾经在那里训练——我们俩蒙着眼睛,在列车上完成一系列高危动作,最后还歪打正着抓住了一群偷运武器的罪犯。”

 

“哼,小儿科。”最强罗宾这么评价道。


“我们聊了一整夜,我劝他找个比较‘简单’的女朋友,而他嘲讽我的前女友们可不是些‘邻家女孩’。”迪克坐下来,他回忆着那时的场景,太久远,却也太美好,布鲁德海文的夜空总是比哥谭要晴朗一些,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连繁星都在相同的位置熠熠闪光,“然后我们还聊了布鲁斯,聊了杰森。缅怀了过去,担忧着未来……”

 

“毫无意义的多愁善感。”男孩继续吐槽,但他还是抱着膝盖坐到迪克身边。

 

“那是因为我们太重视这个家庭了。就像你一样。”迪克顿了顿,“你很担心她。”

 

达米安被哽了一下,随后冷静地分析道:“与我不同,她不明白她继承的是什么样的血脉,而娇生惯养让她连对最基本的求生办法都一无所知。如果被母亲知道了,或者是更危险的敌人……没有人能保护她,她引以为傲的荣耀、宠爱只会在危险时冲昏她的头脑。夏洛特·韦恩会被轻而易举地碾碎。

 

“罗宾,我们仍是有身为普通人的朋友和爱人的,不是每一个接近我们的人都会受到伤害。”

“经历了那么多,你明明连你自己都骗不过去,格雷森。”

“至少我心存希望。”

 “……”



“好了,该回去睡觉了。你应该感谢我刚换了一间大点的公寓,不然可挤不下我们两个大男子汉。”

“……谢谢,格雷森。”

“不用谢。也不用谢我收留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魂淡。”

“我只是不想让父亲难堪!”

“别担心,芭芭拉他们已经让布鲁斯有够尴尬的了。而且我觉得那位夏洛特·苏小姐在为难布鲁斯方面肯定也很有天赋,我还挺期待她如何向韦恩宣战的……哈哈哈当然,经历过达米安·韦恩,我们早就对各种认亲灾难得心应手啦。”

“>TT<。”



TBC.


--你们怎么还要后续啊,怎么这么皮,我写个Tag吧,只想看这篇后续的看官就不用关注我啦,可以就订阅Tag。(虽然觉得后续很快要凉的。


--抱歉没有邪照太太要求的米总铆钉手套暴打女主orz!!我……文力匮乏……


--我听说原著作者不改不修还要日更,太感人了,我也要努力日更,如果我明天没有更新,那肯定就是下周的两个死线让我与大家天人永隔……(x


评论 ( 79 )
热度 ( 107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