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粉狂魔,挖坑不填

最喜欢的人是彼特·帕克。
希望可以和迪基结婚。

主贱虫和迪基中心的蝙蝠家乱炖。其实是个北极圈CP狂热。

【spideypool】需要一个不会死的肉盾吗,我的士兵?(上)

——spideypool

——上接<试阅>

——兵痞×医疗新兵

——ooc



2.



全营地的人都以为新兵彼特·帕克和死侍韦德·威尔森不和。据说他们在刚见面的时候打了一架,原因是彼特拒绝在战场上杀敌而后韦德骂他是个蠢货。


他们不知道在被扳倒的瞬间死侍的内心变化,可能过去的一年里他的心跳都没这么异常过。他会时不时去看彼特,但这在周围人看来,只是韦德照例来找彼特的茬。


他会冒名领走彼特的物资,用彼特的床单在树上做睡袋,把彼特要寄回家里的信件折成兔子青蛙什么的。然后营地的人每天都能看见彼特大喊着“魂淡韦德你xxxx”然后追着他揍。



他们也有和平相处的时候,只是很少有。有一天晚上,彼特跑到营地外的旷野,天太黑,他又在乱跑,直接绊倒在正躺在草地上数星星的韦德的身上。


“你在干嘛?”

背光,韦德只能听出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谁,他愣了愣,说:“等你侍寝。”


“滚你的。”彼特笑起来,声音有些闷闷的,他一翻身也躺了下来。


“他们来给我施压了。”

“他们是谁?”


彼特又笑了笑,他听起来很疲惫,但不是困倦。


“很多人,开始是教官,后来是军事指导员——”


韦德打了个哈欠,他讨厌那些人。

“哥说过,你是个怪胎,没人喜欢怪胎。”


“你讨厌我?”

“超级讨厌。”

“啊,好吧。”



韦德不敢扭头看他——月光从云层里透出来了。他没告诉彼特,每次看到光芒撒进他棕色透亮的眼里,他就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还有一些士兵,也许他们觉得我在拿他们的命开玩笑。总之,我没想到,但这有些极端了。”

彼特继续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什么事极端了?”

“我有些害怕……韦德。”


韦德终于转头看向对方,他看见彼特仰面朝着星空,他的眼睛淤青了,他的嘴角血迹未干——他的眼睛在流泪,他的嘴角在竭力上扬。




那天晚上,营地里发生了一场骚动。几个士兵趁着天黑摸进新兵营,把熟睡中彼特狠狠打了一顿。


没有人知道那几个混球是谁,也没有人关心。天亮后,所有人就一如既往地投进军旅生活。彼特像往常一样,对所有人报以善意的微笑,即使他有些鼻青脸肿。但两天后他就发现,有几个开始会对着他的伤口嬉皮笑脸的人,开始离自己远远的,甚至不敢和他对视。


全营地的人曾经都以为帕克和威尔森不和。



“嘿,就是你们昨天把帕克那个混小子给揍了一顿的?干得漂亮!为什么不叫上我呢?你们知道哥多讨厌那假清高的家伙!”


“与彼特·帕克不和”的死侍用这番话套了好几个帐篷的兵,终于找到了那几个混子。

然后他掰断了领头的人的手指,让另外几个人胳膊脱臼,军官跑进来阻止时,韦德给了他当头一拳差点脑袋开花。

“哥想你们得记着,那是谁在护着的人。”

现在,全营地的人都知道是死侍在保护彼特·帕克。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38 )

© 天然然然然然° | Powered by LOFTER